防範搶劫現象人人有責

歹徒不但在街道上搶奪路人的財物,而且還傷害受害者,非要把財物搶到手不可。魯莽搶劫的陰影一直困擾著民眾,令人嚇得魂飛魄散和心神不定。

平新郡平興和A坊公安追捕1名搶奪財產嫌犯人。

平新郡平興和A坊公安追捕1名搶奪財產嫌犯人。

事後,民眾就互相安慰:“破財消災。”不久前,市公安廳特任刑事偵察組在街道上巡邏時,捕獲1名騎摩托車青年靠近搶奪1名在第十郡奠邊府街人行道上照相的妙齡女子手上的“Iphone 11”型號手機之後逃跑。

11月上旬,同奈省統一縣興祿鄉居民安裝監控器記錄兩人搶劫1名婦女的鏈條,並把受害者拖走一段路,導致她趴倒路面的圖像。同日晚上,榮市陳富街與黎毛街交通樞紐出現兩名騎摩托車青年靠近搶奪兩名女子的手提袋,導致她們摔倒在地上。

最近,網民對本市一起魯莽搶奪案表示憤憤不平。小華(18歲)正在人行道徒步,1名騎摩托車青年從後面靠近並搶奪她手上的手機,她雙手立即抓住車尾,結果被拖拉約500米,直到她放手且在路面上摔倒後,歹徒緊急加大油門逃跑。

從街道上接二連三發生的搶奪案可見,歹徒的行動悍然不顧、魯莽,以及路人出門時攜帶裝飾品、手機、手提袋但不提高警惕。另外,由於歹徒吸毒後行兇,神志不清和出手也很殘忍,對人命造成威脅。許多人被搶奪財產時,頭部直接撞擊柏油路面,導致腦部受傷或死亡。

歹徒作案因受影片暴力文化的影響,電子遊戲成癮和吸毒,甚至有人曾犯下非法販毒罪和搶奪財產罪。人人都害怕,只能安慰受害者:“破財消災!”甚至受害者也這樣自我安慰,故報案人少之又少。

一般人認為,財產遺失可以再尋找,人命更珍貴。針對最近發生的搶奪案嚴重性,若人人都認為那只是倒楣的事,歹徒就更肆無忌襌。有些作案人被捕獲後,公安機關審訊時才知道他們曾涉及數十起案件,之後公安機關要尋找受害者。搶奪一次,會有下一次,剛開始只搶奪低價值的財產,後來是貴重的財產,當然歹徒出手更殘忍和無情◆
 
保護自己
職能部門將堅決保護路人的安全和財產,但每人也須提高警惕以保護自己的性命和財產。例如:保管好身上的財產或不隨便把東西掛在車上,或不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停車。若不幸遇到意外事故,可以大聲喊叫,提供歹徒的外表識別和車牌編號,既為調查工作服務,又能保護社群的安全。

安裝更多監控器,各地方要建立熱線電話以必要時可通話求救,起碼可讓歹徒知難而退。說實話,在街上搶奪財產且拖拉受害者是非常殘忍的行為。對沒有人性的罪犯須加以懲處。

對於各起搶奪案的損失,不管是財產或人命都須堅決防範,別視之為倒楣的事。防範搶劫現象,保護社會安全,人人有責。

范海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十郡二月三日街出現便宜的摩托車保險代售處。

摩托車廉價保險縱橫談

政府最近頒行有關摩托車車主的民事責任強制保險的第3號《議定》(由3月1日起生效),其中規定摩托車保險期限為最少1年和最多3年。然而,許多人認為購買摩托車保險只是應對方式。

求助地址

失業兒子為中風母親求援

劉金鴻今年30歲,做啤膠工作已經多年,他靠每個月掙來約500萬元的工資維持自己與母親魏銀女(現年68歲)的生活。然而自從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起,啤膠單位的生產活動明顯減少,後來更是關門大吉,而作為家庭經濟支柱的他失業了。在尋找新工作的那段日子,他的母親的身體狀況較差,經常感到頭暈眼花,又面無血色,還以為是因為常年營養不良而已,加上家境窮困,母子倆沒有錢投保,向來也未曾進醫院做體檢。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八旬長者帶病去謀生

甯愛蓮(紙張姓名為馮梅)現年82歲高齡,每天隨街兜售彩票謀生。他的唯一兒子黃錦彬(40歲)當保安,工作和收入都不穩定。他們母子倆在第十一郡第六坊陳貴街148號租房子生活,房租約300萬元。甯愛蓮老大娘患有高血壓、關節炎以及精神衰弱症,為了生活她每天帶病去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