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煌明熱心輔助殘疾人士

他無妻無兒,但不少孩子稱他為“父親”。他一生要租屋居住,但撫養殘疾兒童,教他們鍛煉游泳,不少人已成為著名的運動員。

陳煌明研究製造出讓孩子們鍛煉手力的一台機。圖片中是陳煌明與韋氏姮。

陳煌明研究製造出讓孩子們鍛煉手力的一台機。圖片中是陳煌明與韋氏姮。

77歲的陳煌明住在新平郡長征街小巷裡的一間租房,他、侄兒夫婦與7名殘疾人士同居。他年事已高,但仍選擇天台層的一個小房間,每天都要上落逾十步階梯。

20年的租屋次數許多
在陳煌明房屋居住了逾7年的韋氏姮表示:“我們經常稱父親為‘屋塔房皇子’。因為在天台上的那個小房間是他居住的地方,房間裡只有一張床、幾套衣服、存放孩子們證件的櫃子和一個茶壺。除了上述用品之外,他似乎什麼都   沒有。他一生沒有去購物。每當父親生辰,我們送禮物給他,他才 有新衣服。他穿一件衣服,要穿 到破舊才換新。有件衣服他還穿了3年。”

陳煌明於1999年成立“春季”單位,撫養殘疾人士、指導就業和輔助他們就讀職技,之後還辛辛苦苦聯繫各公司、成衣廠,為非親生孩子尋找工作。近20多年來,他的生活都是與殘疾孩子相依為命。他說:“我是河內人,但出生後就沒有跟家人一起住。1953年,我與親叔南下居住。我們同住僅一兩年,然後去幹各種工作,但做得最長時間就是電工一職。”

20多年前,陳煌明的兩名侄兒於1999年4月到本市上學,他們說有一名癱瘓了雙腳的朋友很想去上學,但經濟方面拮据,就問陳煌明能否輔助。那名朋友就是阮氏明理,原籍前江省,是今日著名殘疾運動員。陳煌明告知:“我騎車 到她家接她到本市。她是學繪帛畫,畫得很美。她頭幾個月的食宿、學費,我一人承擔。當她出 售繪作時,大約收入100萬元以上,每月才讓她交20萬元以幫補吃住費用。”

後來,黎氏賢、阮氏七也前來“寄宿”。從平定、慶和、河靖、海陽、同塔、嘉萊等省的殘疾孩子也來找陳煌明。住在本市的孩子覺得住在陳煌明租房很歡樂,故也不想回家。初時,他們稱陳煌明為伯伯,後來就改為“父親”。“寄宿”人救逐漸多了。他有時候要撫養30名殘疾孩子。家裡的空間雖然窄小,但隨時聽到歡笑聲。因此,他叫這是春季的家庭。

他還給孩子們學習繡花、縫紉、編織、結飾物、捲紙藝術畫。給孩子們尋找職技學校後,他又前往各所單位以為他們求職。許多單位拒絕,但也有若干單位伸出援手,輔助殘疾人士維生。許多畢業生在各公司工作。為了支付房屋租金、水電費與孩子們飯菜的開支,他從事室內裝飾、維修水管、電線、塗漆、維修電子、冷氣設備等。現在他年事已高,身體衰老,但偶爾有熟客要求維修些少,他仍去幫忙。

過去20年,他租屋將近20次,輔助近200名殘疾人士。其中,有些人就讀職技後就返鄉立業,有的嫁人,有的在公司上班,算是能養活自己。陳煌明表示:“目前有約50名孩子常來問候,而與我同住就有7名。”其中,27歲的韋氏姮,原籍德農省,是目前獲得許多成績的殘疾運動員。

犧牲與付出
韋氏姮是讓陳煌明感到自豪的人之一。問及何要讓孩子們學習游泳,他說:“他們的體魄很弱。只有鍛煉體操才會健康。另外一個理由就是,能到各處去交流才使他們歡樂。再者,參加比賽得到獎章,就有幫補家計,故他們也會更興奮。”

他鼓勵孩子們鍛煉游泳,親自解囊買票讓他們去練習。欲得到成績,就要經常地鍛煉。每週,他都接送孩子們去游泳,有時載1個,有時載3個。他笑笑地回憶:“我在車前安裝一個椅子,後面就載兩個。我的舊車每當雨季就經常發生故障。但我仍讓他們坐在車上,把車推到高處才抱他們下車,以再次啟動,然後抱他們上車。有時舊車發生故障4、5次,我們才抵達游泳池。”

通過他的鼓勵與本身的堅持,不少人在他的栽培下已榮獲各項國際比賽獎項,如:阮氏明理、阮氏沙利、韋氏姮等。陳煌明自豪地說:“阮氏沙利的雙腳癱瘓,在馬來西亞舉辦的2009年亞洲帕拉運動會(Para Games),她獲得選為優秀運動員,包括3枚金牌,以及打破亞洲一個紀錄和亞洲帕拉運動會兩個紀錄。目前,韋氏姮正在訓練,準備參加2020年東京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Paralympic)。今年底,她將參加在菲律賓舉行的2019年亞洲帕拉運動會。”

韋氏姮現是市殘疾人士游泳隊、國家殘疾人士游泳隊的成員。她表示:“我與父親一起居住後,他輔助了我不少。他天天都載我去練習,買票讓我去游泳。他5至7年前身體還強壯,還抱或背著體魄弱及走動困難的朋友,但目前他年紀高了,背子疼痛,他就用輪椅推我們去。他還為我們研製了一台機,讓我們鍛煉手力的強度,若沒有這台機,我們就要到健身房裡鍛煉。我們患病時,他煮粥、買藥和照顧我們。每次我們參加比賽,儘管深夜,他仍去接送我們。”

韋氏姮2012年畢業於一中專學校後,就在陳煌明租房居住。她說:“他隨時為大家犧牲、都為他人付出。對他而言,助人為樂。目前,人人為了生活要奔波勞碌,而他的想法卻相反,先愛、為他人付出和盡興生活。我們一兩個月會輔助他些少汽油費。他在美國有兩三個朋友、在泰國的大哥和幾個侄兒,偶爾也會寄給他些少錢,但他卻不留著自己用。若干已成家的孩子遇到困難,偶爾回來求幫助:‘父親,我孩子沒奶喝了或是我孩子生病要住院了’,他又把自己的錢塞給他們。任何人他都愛,看來他只為孩子們著想而已。”

韋氏姮與陳煌明的在季家庭居住了逾7年,她說:“近兩年來,我們有幫補房租,之前全部都是父親一手承擔。雖然目前我已有穩定的收入,但仍喜歡與他居住。我們對他的感情比愛還多。他無妻無兒,萬一患病會有誰來照顧他呢?”◆

美 凌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位於福門縣的違規車拘留場,許多殘舊車子的價值低於罰款。

交警拘留違規車輛新規定

市交警力量表示:很想將車子交由民眾自行保管,但按規定呈遞提議書的場合稀少。

求助地址

老婦多病纏身 請求協助

居住在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現年69歲的張珠珍與兒子張俊成(32歲)相依為命。兒子和兒媳已離了婚7年,有一個兒子跟母親生活。張俊成替人載貨,月薪400萬元。張珠珍說,家裡太窮了,所以媳婦走了。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交通意外傷了頭部

居住在第十郡第八坊日早街273/4/4號,現年56歲的鄧強以前在私人織布廠做染工,一次勞動意外事故,左手捲入了織布機內,從此左邊手就殘廢了,那時是1983年。此後,他做過符合自己體能的零散工過日子。他沒有結婚,生活主要是靠兄弟的幫忙,他還有一位83歲的老母親,房子也是母親企名,由弟弟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