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以嚴法懲治醉駕者

最近在若干地方又再發生醉駕司機撞致數人死傷的傷心事件,令到社會輿論不禁質疑:現行法律對於醉駕者的懲治是否尚未起到真正的威懾作用?

須以嚴法懲治醉駕者。(示意圖源:互聯網)

須以嚴法懲治醉駕者。(示意圖源:互聯網)

的確,不少時候,徒步者或騎車者嚴正地執行交規時,卻不幸被酒醉者違犯交規地駕駛而撞傷甚至死亡,的確是很無辜。目前,越南法律已對超出酒精濃度標準的司機或騎摩托車者作出多類型的懲處,其中包括若醉駕者撞致他人死亡場合須入獄。可是,現行規定一般偏重於解決後果問題(若導致交通事故),即是雙方作出商議,以讓肇事司機作出適當的賠償,之後了事。
 
有若干場合,法律部門也不再追究,因為受害一方已自願息訟。然而,在外國有不少國家或地區對醉駕司機仍作出重罰,並會吊銷其駕照,這樣才能起到以一儆百的作用。但在我國,可能由於有部分人覺得法律對醉駕者的懲治未夠嚴厲,同時也因執法意識尚差,所以我們仍然經常在街道目睹一些喝得面紅耳赤的酒徒,即使在行走時東歪西倒、一搖三擺但還 “堅持”自行駕車(包括汽車與摩托車、甚至卡車)而令人心寒的景象。
 
在此情況下,該醉駕者若能安全地回到家中,可說是路人的幸運。但若果其因醉駕而導致交通事故,將令到他人遭殃,正是“禍從天降”。近來,各職能機關雖已加強檢測司機的酒精濃度與興奮劑工作,但主要集中於卡車或客車司機,對私人汽車司機或騎摩托車者則未加注意,他們在喝了超過酒精濃度規定的酒類時,大可選擇別的交通工具回家而不應 “自駕”,這種無視法律與交通安全的行徑必須受到法律的嚴懲。

當然,即使對違犯交規者作出任何刑罰,仍然彌補不了其對他人所造成身體的傷害(尤其是死者家人)金錢上的損失,包括寶貴的性命。對於傷者,如果嚴重的,將會成為殘疾人士且失去勞動力,更有可能須在未來承受無止的醫療費,並成為家庭的重擔。如果不幸死亡,那麼其家庭便會失去一名親人。若是家庭經濟支柱,更會令其家庭陷入窘境……因此,法律對於醉駕而造成車禍者必須加以嚴懲,只有以嚴法治之,才可基本上確保交通秩序安全,尤其是寶貴的生命◆

程學汝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若開發商不積極克服錯誤,Park Vista項目就要面對回收的危機。

慎防「掛羊頭賣狗肉」房地產項目

最近,市房地產交易市場出現欺騙客戶的多家開發商,他們蓄意出售法理不詳的住房、虛幻地皮,直接影響到民眾的正當權益,引發社會不滿。除了企業經營道德、職能機關檢查、監察責任之外,民眾也須警惕、提高法律認識以免上當受騙。

求助地址

中風老人3年臥床不起

家住第八郡第十一坊從善王街80/1B的陳玉(證件姓名為曾玉,今年79歲)患有高血壓、關節炎、胃腸炎已經很多年,時常暈倒並多次入院急救。3年前他因為血壓飆升導致半身不遂,獲家人送進醫院搶救後,雖然可以挽回性命,但從此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一切需要妻子莫英妹(今年59歲)照顧。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兄妹遭遇不幸

李強戊(今年70歲)同妹妹李雪芳(證件姓名為蔡女,今年66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莫雲街88/9號。李強戊罹患小兒麻痹症,雙腳肌肉收縮,數十年來不良於行,每天靠坐輪椅到處去賣彩票維生,生活還能過得去。今年4月,他在謀生歸途不幸發生交通事故,被某青年開快車撞倒,由於大力撞擊,人一處,輪椅一處,肇事者偷偷離開現場,不顧他的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