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防放養犬隻意外事故

落實政府2017年頒行有關處理寵物不戴口套、無牽引繩和沒有注射防疫接種的第90號《議定》,本市已堅決成立放養犬捕促隊。因此,放養犬的情況減少。後來捕促流浪犬移交由各郡、縣負責,故捕促工作有欠同步,放養犬的問題再令人煩惱,已對民眾的生活環境和安危造成影響。

民眾帶著犬隻到饒祿-氏藝河畔公園(平盛郡第十九坊阮玉方街)大小便。

民眾帶著犬隻到饒祿-氏藝河畔公園(平盛郡第十九坊阮玉方街)大小便。

環境污染和危險
向來,第七郡新順東坊南隆居民區獲評價為文明現代街區,但後來很多人於早上和傍晚在區內的公園放犬,而不給犬隻戴上口套,還讓牠們隨地大小便。公園裡有健身器材,但犬隻的糞便和尿液臭氣衝天,令人無法受得了。各戶家庭不敢帶子女到公園玩耍,恐怕小孩子被犬咬或踩到狗屎。饒祿-氏藝河畔公園到處都是犬屎,得不到寵物主人善後。黎文登(61歲,家住平盛郡第十九坊范曰政街)說:“每天早上,我都爭取時間到饒祿-氏藝河畔公園做早操,但路上太多犬屎,所以要非常小心。”除了公園或居民區的綠樹之外,許多公寓和民房也因犬隻亂大小便而煩惱。

不但感染狂犬病毒,而且還常發生犬咬的傷心事故。不久前,新平郡公安拘捕王文光(28歲,家住新平郡)以調查其殺人行為,而問題來自他被犬咬的事情。據調查結果顯示,文光正在新平郡第二坊黃文樹街一家小飯店打工,卻被阮春南(67歲,家住附近)放養的犬隻咬手,他便追打卻被犬隻主人責罵。他一時憤怒就回家拿出折刀,並在衝突中刺到阮春南的胸部,導致他不治死亡。實際上,本市很多地方放養犬隻,而不戴口套、無牽引繩的情況較普遍,對民眾、尤其是小孩子造成危害。

得不到監督
根據政府第90號《議定》,接受和處理放養犬和流浪犬是市獸醫分局所屬動物檢疫與防疫站放養犬捕捉隊的責任。從2017年9月15日起,接受資訊和決定處罰的任務獲移交給地方政府,所以放養犬捕捉隊此前辦公室的動物檢疫與防疫站(第三郡李政勝街252號,至今已改名為飼養與流行病)靜悄悄,各犬籠掛著許多專用捕促棍。該單位幹部紂醫生說:“放養犬捕捉隊已解散近3年,隊員已離職或從事其它工作,沒人在各郡、縣的放養犬捕捉隊工作。”

各郡、縣已成立都市秩序管理隊所屬放養犬捕捉力量,受捕捉技術集訓,但若干幹部透露,放養犬捕捉工作遇上困難。平盛郡第二坊人委會主席阮文光說:“過去期間,我們已發現和處理若干放養犬的場合,但地方工作也很多,所以地方政府也無法徹底解決問題。”實際上,各郡、縣成立放養犬捕促隊的開支也不少。因為每隊須規劃多少人力,以及扣押72小時後,犬隻主人不繳納罰款,就要進行銷毀。因此,每隊要有犬隻籠和專用車等。此外,放養犬捕捉工作須懂技術,不是人人都達要求。困難和不足之處較多,所以維持放養犬捕捉隊的郡、縣並不多。

為阻止危險事故發生,並維持都市文明,許多民眾認為,除了坊、鄉政府統計和要求養犬人承諾不放養犬隻隨地大小便、須注射防疫接種之外,還要成立快速反應隊,公佈熱線電話,一旦收到民眾的反映就立即處理。本市須考慮再成立獸醫分局所屬放養犬捕捉隊的問題,指引、宣傳有助民眾主動預防和拍照,作為對養犬人讓牠們隨地大小便的行為處罰證據,之後通報地方政府。此外,政府須快速修訂、補充第90號《議定》,加強處罰和制裁須更嚴格及有威懾性◆
 
政府第90號《議定》第7條第2款b項規定,沒有給犬隻注射防疫接種,將被罰款70萬元。對於不給犬隻戴上口套或無牽引繩或亂放等行為,將被罰款70萬元。

段 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