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類大量死亡何時了?

眼看不久前雨後在饒祿-氏藝涌、新化-羅庵涌以及各條大面積池塘有上10噸魚類死亡,不少讀者發問:魚類死亡何時了?

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的工人在饒祿-氏藝涌打撈死魚。

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的工人在饒祿-氏藝涌打撈死魚。

過去數日,在炎熱的天氣下,連續降了幾場逆季雨讓市民覺得舒服。然而,有不少地方卻完全相反。具體是生活在平新郡安樂坊Ehome 3公寓的逾2000個民戶,他們在承受附近一個水湖死魚散發刺鼻臭味。

有規律性地死亡
魚的死因是由某個夜晚降雨所致,在一個水湖裡(將規劃成綠樹公園)逾2噸自然魚類突然一律死亡。翌日中午,陽光暴曬致大量魚類死亡,其分解散發出熏天臭氣。寓居Ehome 3公寓A3棟第13層的陳嫦告知,雖然已經關閉門戶,但死魚散發的臭味仍很濃。不少民戶受不了必須到附近租用旅館留宿。

據悉,此湖面積約5000平方米,有數千條攀鱸魚和鯉魚死亡,魚屍浮滿湖面,散發一股濃濃臭氣。觀察約10分鐘就覺得呼吸困難,必須離開。此地不是唯一發生魚類大量死亡的地方。連續兩天,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須拼盡全力以打撈饒祿-氏藝涌逾8噸死魚。一名直接打撈死魚的工人告知,此事不足為奇,因為多年來,一旦有逆季雨,饒祿-氏藝涌的魚兒就會一律死亡。他說:“今年死亡的魚兒只有攀鱸魚和鯉魚。與往常相比少了很多,因為此前我們已經根據水位而控制魚兒數量。”

類似情況,在第六郡新化-羅庵涌、第五郡途經第一郡的豆腐-濱藝涌沿岸也出現不少魚屍。因為鯉魚受不了水源的污染而死亡。僅在一日之內,數十名工人全力以赴打撈死魚估計近1.2噸。

原因何在?
平新郡安樂坊人委會主席蘇黃江表示,這不是首次在Ehome 3公寓旁的水湖發生魚類死亡現象。每年到了3、4月份就發生一次。不過此次魚兒死亡的數量是最多的,需要檢查水質才能確定原因。然而,據初步觀察發現,附近有一段護堤斷裂和最近因潮汛導致一個排水口破損。因此生活廢水和髒水都流入湖裡,結合雨水令水質惡化,導致魚類死亡。蘇主席說:“湖裡的魚兒都是居民放生、自然生長的,不是地方政府放養。” 他會建議郡人委會採用化學消毒措施,保護湖內部的自然環境,避免污染。
魚類大量死亡何時了? ảnh 1 與平新郡安樂A坊人委會配合的單位正在Ehome 3公寓旁的水湖打撈死魚。
 
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經理黃明日表示,饒祿-氏藝涌的特點是與排水系統對接,日久瘀滯的垃圾一旦發生降雨就涌入河涌造成污染。此外,該涌沒有通往其它江河,所以形成了局部污染。下雨時,河涌周邊的廢水處理系統超負荷,故魚兒大量死亡。不僅如此,民眾隨便放生不符合此地環境的魚類,一旦水質發生變化,魚兒容易死亡。

在饒祿-氏藝涌、新化-羅庵涌、豆腐-濱藝涌魚類大量死亡現象的快速匯報中,市農業與農村發展廳水產分局表示,雨水把瘀滯在排水系統的垃圾涌入河涌,垃圾佔滿了水面空間讓水中的氧氣銳減;此外,水力還讓沉澱瘀泥散發,引致水源更加污染,魚類大量死亡。

需要數萬億元
據市水產分局稱,要徹底處理一旦發生逆季雨或降雨時,魚類大量死亡的問題,需要完善收集,處理廢水系統。也就是說,須興建、完善各區域的廢水處理廠,如:西貢西面、平新、新化-羅庵、西貢北面1、2、西北區域以及位於第二郡饒祿-氏藝涌廢水處理廠等等。投資總經費達近40萬億元。市水產分局肯定:“如果不改善水源環境,未來期間魚類將會繼續死亡。”

支持完善廢水處理廠系統的意見,陳永南建築師還認為,本市江河密佈是一個優勢,如果善於發揮將形成一種獨特的環境。因此,想徹底處理河涌水源污染問題,除了完善大規模廢水處理系統之外,須分級各個小型廢水處理站。他舉出新加坡的做法是:“小型廢水處理站的活動經費由當地民眾支付。”

此外,對於饒祿-氏藝涌、新化-羅庵涌、豆腐-濱藝涌,陳永南建築師建議:“本市須大量投資噴水系統以美化景觀,此系統不僅給河面變得美觀,還給水源提供氧氣,從而每當下雨或發生廢水湧入的事故,會限制魚類死亡。”◆

黎 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國寶與珀西‧史密斯準備去向窮人派發飯菜。

越英年輕人攜手幫助窮人

感動於胡志明市一名越南青年免費派發飯菜給窮人、流浪者的善舉,英國青年珀西‧史密斯刊登了一篇呼籲在越南和全球生活的外國人募捐善款的文章,讓他及其朋友可以幫助更多窮困人。

求助地址

貧病家庭求助醫藥費

阮氏金春今年39歲,現是2個女兒(一個11歲,一個6歲)的母親。多年前她的卵巢長有腫瘤,曾兩度進醫院動手術割除。兩年來患有心臟病,肝病、低血壓、貧血症等。她此前與駕駛巴士的前夫一起工作,每天在巴士上當售票員,夫婦倆育有女兒阮黃水竹,6年前丈夫病逝。後來她與現任丈夫兩人生下女兒黎玉草(今年6歲)。由於身體病痛多,不久前遭到丈夫拋棄,目前3母女寄宿其母親家,位於第十一郡第二坊鳴鳳街322/21/21號。阮氏金春的母親周昌玲告知,近期女兒經常感到疲倦、嘔吐,肚子脹大,由於沒有投保,所以一般只到一些廟宇領南藥回來熬煮服用,情況有些好轉,日前她感到呼吸困難,進第十一郡醫院急救,醫生開藥給回家服用,醫藥費花了數十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沒錢繼續治病

家住第六郡第三坊平仙街4號的溫麗清(證件姓名跟母親姓何)今年56歲,與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姐姐在家門口賣飯,麗清就幫忙,每天掙有工資約10萬元。大約7年前,溫麗清的左腳踩到尖銳物,導致腳底浮腫,進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她患有糖尿病,加上傷勢嚴重,必須動手術截肢,她哭著央求醫生千萬別把自己的肢體割除,最後唯有忍痛讓醫生將腳底的膿刮除並清理傷口,從此她的腳掌凹陷,走起路來都不穩。6年前,她經一次做體檢發現右乳長有腫瘤,腫瘤慢慢變大又痛,最終還是在腫瘤醫院動手術割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