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調升BOT收費額的項目

交通運輸部最近書面建議政府總理允許在符合的時段按項目合同調升BOT收費額,同時為BOT 交通項目企業作出輔助,因為其實際營收額因受新冠肺炎疫情所影響,而低於財政方案的預計數據。
車輛駛過第十二郡收費站的自動收費車道。
車輛駛過第十二郡收費站的自動收費車道。
確保資訊透明性
交通運輸部告知,由年初至4月22日,在60個BOT交通項目中,收入減少的項目為數58個,其中有17個項目的收入未達BOT合同中財政方案的預計數據的一半。交通運輸部建議,除了允許調升BOT收費外,還應採取輔助措施。具體是,調整還債期限、延期還債、不將BOT企業列入呆賬名單;延長2019、2020年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繳納期限;減免在疫情期間發生的貸款利息等。同時,輔助下調為按BOT合同方式的交通基礎設施架構投資工作服務的貸款利率。

在當前形勢下,應該創造條件,讓所有領域復甦。在這個時候調升BOT收費額將對與運輸業有關的商品、服務價格造成巨大影響。尤其是對於本來已受到疫情嚴重影響的運輸領域企業,若調升通行費,將會加重其負擔。然而,交通運輸部在國家管理工作上也有難處,是已簽訂BOT合同,若不允許調升收費額,就違反合同,將給今後的招商引資工作帶來困難。因此,問題 在於如何處理, 以適當地確保有 關各方的利益,同時避免影響到其它領域。

BOT是建設-運營- 移交投資形式,這意味著投資商撥款實行項目,後來開發項目以回本和獲得利潤,最後將項目轉交給國家。除了取得成效的項目外,許多項目有利用政策為個人利益和既得利益服務,損失卻推卸給國家和民眾的現象。過去期間有很多BOT項目引起輿論不滿,例如:在不合理的位置建立收費站,未確保資訊公開、透明性,未按規定開展自動收費,申報的收入不對等。一些投資商因沒有足夠的財政能力,而欠巨額貸款,便將本金和利息都列入項目和回本方案,因此被銀行視為呆賬對象。這些企業以呆賬作為對職能機關施加壓力以得到解決的條件。

公眾疑問,由於BOT項目缺乏公開、透明性,因此使用服務者無法知道已支付的款項總額是多少,BOT收費站到何時才終止收費。自2017年以來,政府已多次指導全國BOT交通項目實施不停車自動收費,但進度很慢,其中原因之一是由於若干投資商蓄意延遲開展。
輔助真正投資商
每個BOT項目的主題、經營情況、法律合規性、收入下降的原因、風險或順利、困難等都不同。因此,若以行政措施處理,則只起到暫時作用,而沒有長期效果。因此,要評價以選擇允許調升BOT收費額的項目。先要釐清BOT項目的收入下降的原因和公開與合同和收支情況有關的資訊,而不應該只顧允許被視為收入下降的項目調升收入額。若項目的效果不彰和收入下降,而原因由投資商管理不善所致,則須自行克服。
對於職能機關已結論收入報告不對、要求縮短收費時間和尚未按規定實施自動收費的項目,不應該允許調升收費。在釐清和確保資訊透明性之後,應該創造順利條件,以輔助投資商遵守法律和開展真實經營活動。對於收費額已高於共同平面以縮短收費時間的項目,只能通過延長收費時間來調整,必須保持當前的收費額。對於收費額較低的項目,可以考慮允許調升收費額,但只能在疫情國過後和經濟復甦後採取,調整後的收費額不得高於共同平面。

應該釐清銀行向BOT項目貸款或投資是否遵守規定手續程序、有沒有抵押財產、貸款審定流程是否符合規定等問題。若貸款是合法的,將考慮以免給銀行造成損失。若發現違規行為,銀行須對撥出的資金和借出的資金負責任。須對尚未採取自動技術的投資商採取強硬措施,應該停止以現金收費,並透過媒體公佈,以讓民眾掌握◆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