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對“濫酒”情況加以限制

我最近有機會參加了由市婦聯會舉辦的“酒類-對家庭的禍害”座談會。在會上,專家們指出了社會當前的濫酒情況已對家庭、社會所造成的各種不良影響,而我欲借報端一隅與讀友們分享。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根據市陸路-鐵路交警科在會上所提供的數據:去年,在885起交通事故中,有36起是騎車者在喝酒後所造成,導致30人死、5人受傷。市精神病醫院院長鄭必勝醫生指出:適當的喝酒可在交際中營造一點歡樂的氣氛,但若過度將難以自控和失去理智,往往因語言上的頂撞而令雙方發生磨擦,甚至大動干戈。此外,如果經常喝酒便會染上酒癮,會對肝、腎有所損傷和致癌,同時會造成家暴。值得關注的是,因染上酒癮而須入院接受治療的女性及青少年數量正有增加的趨勢。據位於古芝縣的泛亞全科醫院一名醫生在座談會上告知:該醫院不久前曾收治一名在進午餐時喝啤酒而突然昏倒的西寧省某醫生,經過醫院醫護員的一番搶救才能度過危險。
酗酒的確是給家庭、社會帶來極大的禍害,而在我們周邊的朋友、家庭是有不少這種可稱為社會弊端之一的受害者。我一名友人是一家農產品進出口公司的採購員,所以須經常前往西區各省洽商,而西區人的酒量大是眾所周知,所以在交際、應酬中“碰杯”是不可缺,特別是在談生意的時候。因此,我友人逐漸染上酒癮,月薪近2000萬元的他大部分都花在酒水裡,而給家庭的生活費極少,令到其妻甚表不滿,夫妻倆因此經常爭吵,而在酒後的友人更對妻子動粗。最終其妻因忍受不住須提出離婚要求。友人有兩名兒子,每人各自撫養一名。就是友人因染上酒癮而不能自拔,結果導致家庭破裂,幸福幻滅,而最令人嘆惜的,就是友人的兩子,從此兩兄弟便要各自一方,更缺乏家庭的溫暖,尤其是兄弟之情定會逐漸疏遠、冷漠。我也有一友人的兒子阿光,今年才22 歲,但因經常與一班酒友在各酒吧喝酒,怎料被朋友在酒中下了不少大麻,令到阿光喝後中毒昏迷,在醫院治療數月後仍沒有起色,現已成為“植物人”,體康越來越衰弱。
酗酒的禍害真是數不勝數,而且是有目共睹,但我不明白,為何仍有很多人“沉醉”於酒水中?近年來,每當華燈初上,不少路邊酒檔或有營業執照的酒館都是座無虛席。迄今,我相信有關部門尚未能統計,本市每晚酒徒們花在“杯中物”的金錢究竟有多少?如果把上述部分款項用於社會工作,將會讓多少弱勢人士受益?當然,喝酒是每人的自由,但如果過度喝酒而對家庭、社會、國家造成的種種禍害(例如酒後駕車導致交通事故、衍生家暴行為、擾亂地方治安秩序、給國家的醫療部門增加負擔等等),社會輿論便有權指責、批判。同時,我們建議,執法部門須對酒後造成違法行徑者加以嚴懲,不可因其“酒後未能自控”而從輕發落。
目前,我們已看到“濫酒”情況正日益嚴重,若我們每個人不努力加以限制,那定會對整個社會與國家的發展帶來障礙,甚至退步、落後,特別是治安秩序方面會越來越差◆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