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讓違規者目無法紀

日前傍晚,筆者徒步路經第五郡六邑殯儀館對面的公園,雖然當時正有多人在內乘涼或漫步,但仍有某中年男子在一棵樹旁公然小便,而其他人(包括婦女)對此景象似乎司空見慣,即使在該男子旁經過、甚至在男子對面走來時竟然若無其事般。這時,一名騎摩托車載著似是兒子約30多歲的父親在公園路邊停下來,接著走到電燈柱旁就地“解決”。

一病童家長在第二兒童醫院庭院裏對著孩子抽煙。

一病童家長在第二兒童醫院庭院裏對著孩子抽煙。

筆者走進公園與兩名華人大叔搭訕,談到人們隨處亂小便這情況,一大叔皺了皺眉說:“雖然國家已文明規定,在公眾場所小便將被罰款,但有多少個違犯者被罰呢?人們四處小便,令到公園內經常散發著陣陣臭味,使到公園的環境也受污染!”另一大叔聽到搖頭表示:“這是法律未嚴明所致,如果重罰若干場合,看人們是否敢違規。”然而,他接著說:“但也難怪人們這樣,因我們城市的公共廁所很少,有時人有三急,忍無可忍,就逼不得要違規吧!

不久前,筆者前往某醫院的兒科探望友人的孩子。在病房外面的小公園有3名青年坐在石椅上,有兩人正抽著香煙,在醫院內抽煙 也是違法行為之一,在吸煙者的 不遠處也豎立一個“院內禁止吸煙”的牌子。看見一名清潔女工正在掃地,筆者上前對她說正有人在院內吸煙,該女工無奈地表示:“剛才我已提醒他們,但依然不聽,總之他們吸煙時遠離病房就 好了!”

本市目前已規定,隨處小便、丟垃圾將被罰款500至700萬元。可是,仍有不少店舖、街市小商、居民或路人將垃圾丟在路旁,甚至溝渠前,似是“習慣成自然”,使到溝渠被淤塞,筆者相信這也是每次降雨而使街道水淹的原因之一。

為何不少人公然違規,但地方政府卻不對其作出行政懲處?對此問題,守德郡某坊領導表示:如要懲處,坊幹部須埋伏攝錄對方的違規過程以作證據。對於騎摩托車者,執法者還可扣留其車子或駕照以強制其繳納罰款,可是對於沒有財物或隨身證件者,我們只能作筆錄,但如果違規者申報的地址不正確,我們也沒有辦法。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地方政府沒有足夠的人力全天候四處巡查以處罰違規者。此外,有些民戶亂丟垃圾雖被執法人員人贓並獲,之後地方政府寄上罰單,可是寄了5、6次,但違規民戶依然不前往繳納罰款,令地方政府束手無策。與此同時,罰款額若逾500萬元,則須由郡級解決,那麼懲處工作更為複雜,很多時候,地方政府要“隨機應變”。
 
具體如,在平新郡平治東B坊人委會,對於亂倒泥濘、垃圾的運輸車,本應依規定被罰300至500萬元,但該坊只罰款400萬元(不須由郡級解決),並且抽出100萬元以獎賞給舉報者和執法人員。對於沒錢繳交罰款者,就被強制執行社會服務令,如清理垃圾、打掃馬路等等。

筆者個人很贊同平新郡平治東B坊人委會的做法,因為除了可提高居民對保護公共衛生的意識,特別是能鼓勵居民大膽地舉報違規者,更有助其看到法律的嚴明,並且會對他人起到威懾及以一儆百的有效作用◆ 

許卓然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高壓電線下的居民區獲規劃投興醫療站及醫院。

缺乏可行性規劃令民眾受苦

過去期間 ,很多不符合、缺乏實際性的規劃藍圖出台,導致規劃缺乏可行性與被“擱置”。那些規劃藍圖不僅浪費土地資源,而且還影響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求助地址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長者帶病謀生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147A/8E2號的黃麗雲(紙張姓名為吳香)今年72歲,與兒子袁國成(44歲)相依為命。儘管年逾古稀,但由於生活窮困,數十年來幫人家打雜的黃大娘仍未能在家享兒孫福,老人家每天上、下午仍去做打掃、洗衛生間等工作謀生計,月薪大約300萬元。其兒子國成當摩的,司機載客及替鄰居送貨掙錢養家。他曾經有自己的小家庭,2個兒子今年分別14及5歲,多年來與其妻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