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盡心盡力救活新冠確診病例

過去期間,因疫情十分緊張,醫護人員要晝夜工作,每班的工作時間有時候延長16至30個小時。他們只盼望可快速控制疫情。

軍醫學院戰士挨家挨戶派發新冠病毒快速檢測試劑盒並指引民眾使用。

軍醫學院戰士挨家挨戶派發新冠病毒快速檢測試劑盒並指引民眾使用。

近4個多月來,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本市,每日的確診病例是數以千計的,死亡人數上百例。抗疫一線力量全心全力繼續擔起重任,從採樣檢測、接種疫苗至治療等工作。

難上加難
隨著第八郡第四坊醫療站醫護人員、國防部所屬軍醫學院學員們、志願員到各條小巷挨家挨戶派發新冠病毒快速檢測試劑盒並指引用法,或從旁晚至深夜到各個高風險區給民眾採樣檢測,才深深體會到他們的艱辛工作。

8月底一日晚上,第八郡范世顯街靜悄悄,只有該郡第四坊醫療站一直亮著燈光,而且總有人進進出出,大家忙得團團轉。一名騎摩托車的男子急忙跑來醫療站,他的親人(今年65歲)對新冠病毒呈陽性反應,正在困難呼吸,急需氧氣瓶。

醫療站的一名女人員大聲地說:“您站在那(醫療站門前的一段封鎖線),不用進來。你的家屬年事已高對嗎?他用完就還給我們,因為我們這邊沒有氧氣瓶了。”,她一邊說一邊填寫收據,一名男人員迅速把氧氣瓶遞給確診病例的親屬,然後他們再埋頭處理其他工作。

晚上8時許,在高風險區採樣的一組醫護人員回到醫療站。他們也來不及休息,連忙喝完一包牛奶來充飢,便準備用具以到另一個高風險去採樣檢測。

然而,他們在一條小巷裡見到同事時,臉上仍充滿笑意和互相動員打氣,之後一起到第八郡第四坊第八街區第一零八街坊組的高風險區。他們在擺好桌椅和用具,為此區的300名人進行快速檢測,他們一邊工作一邊彼此動員:“今晚努力把此區民眾檢測完吧。”

到晚上近10時,第一零八街坊組最後的一個人已得到採樣檢測。整條巷的人影已減少,只有醫護人員默默地做好餘下工作。人人都感到疲累並悶悶不樂,因為在約300個樣本中,有兩人對新冠病毒呈陽性反應。他們互相安慰地說:“因為此地是高風險區啊!”。

本市8月的多個晚上經常下雨,但各個地方仍開展晚上採樣檢測、接種疫苗的計劃。8月某日晚上突然下雨,醫護人員仍繼續一邊為民眾採樣檢測,一邊接種疫苗。民眾雖要穿著雨衣和打著傘等待,但對醫護人員的積極工作態度感到稱心滿意,尤其是“一舉兩得”的模式,讓民眾只需一次外出就可以辦好兩件事。

夫婦一起參加抗疫工作
疫情複雜多變,本市不少醫生、醫護人員夫婦要把家事擱下,默默地工作,下著決心疫情得到控制後才回家。

前段日子裡,第八郡平田集散市場發現確診傳播鏈,吳維登科醫生獲調動到該集散市場負責抗疫監察工作。不久後,他的妻子阮氏金菊醫生也被派去12號野戰醫院承擔任務。
也許這是他們夫妻倆的最困難時期,他們夫婦都要參加抗疫,家裡只剩下兩名兒子與今年83歲、患有心臟病的母親,他們3人只得互相照顧。

阮氏金菊醫生說:“收到調動命令時,我十分擔心,但身為醫生的我是應該擔當任務的。我一有空就爭取時間致電給孩子指引他們照顧自己與外婆的體康。至於我的丈夫,自從承擔任務後已在酒店進行隔離。偶爾他也會回家,但只站在門口看看孩子,吩咐他們幾句然後就走,因為害怕會把病毒傳染到他們。”

黃明達護士收到市衛生廳調動去1號野戰醫院工作的決定時,他連忙收拾衣服,與市皮膚病醫院的12名醫生一起上路。與此同時,他的妻子阮氏紅芬護士也忙著給民眾接種疫苗。

在疫情爆發的期間,抗疫工作時間不固定,以及傳染風險高,他們夫妻倆只得把孩子送回家鄉,放心參加抗疫工作。從此至今已有約3個月,他們一家只能在每個空閒的晚上“在線團聚”。

1號野戰醫院的工作傳染風險高,加上時間不固定。黃明達與同事們有時候要急救病人到凌晨2時才能休息。他的最大歡樂是患者能夠渡過危險期,可以出院與親人團聚。

陳國清與黃氏錦珠夫妻就比較幸運,獲得調動到12號野戰醫院工作。陳國清擔任維修水電、安裝各種設備、運載物資,而黃氏錦珠護士負責篩選與接收確診病例。

陳國清說:“儘管在同一個地方工作,但我們的工作時間不同,所以很少見面。然而與不少其他人來相比,我也覺得很幸運,因為夫妻倆可以在同一個地方上班,偶爾遇見就不錯了,能夠見到對方健康是最幸福的。”

過去期間,醫護人員的艱辛不是筆墨可以描述的。他們擱下自己的生活,接受無數的困難、風險,攜手合力抗疫,並以強烈的信心來相信可以擊退疫情,讓本市早日恢復正常生活。

無形的能源
“吹走”失望的感覺
市兒童醫院綜合內科過敏免疫診病室的范煌勝第一專科醫生,是志願參加治療確診病例的首名醫生,也是4號野戰醫院D區的治療組組長,他曾有不同的感受。從早期參加工作時,見證病情嚴重的患者已戰勝病魔與獲准許出院而感到非常高興,但有時卻目睹患者失治或每天的確診病例超過5000至6000例而感到厭倦、失望。

在承擔任務的期間,范煌勝醫生已沒有睡覺時關機的習慣了,因為手機的鈴聲不管晝夜都會隨時響起。他每天不知接到多少個短信與電話,也要經歷無數的壓力,從會診、為全區的病情嚴重患者診病,然後要監察、安排氧氣瓶、辦理行政工作,有時還遇見家境堪憐的患者。

范煌勝醫生告知:“我已預料到目前的工作比以前更加艱辛、困難,但也沒想到疫情會如此。”他表示,某種無形的能源,加上各位領導在精神方面予以動員及鼓勵,戰友們的團結與努力,每日的工作才日益順暢與更加完善。

也在這個期間,范煌勝醫生經常聽著以下個歌詞:“明日將不同,將會看到一行行綠油油的樹木,也看到十分清新的輕風掠過自己心頭。明日將不同,將會看到街上熙攘的路人,也會看到藍藍的白雲天。陽光照著頭上……”,並希望一切會早日得到恢復正常。按照分工表,范煌勝醫生這次獲調動回市兒童醫院繼續工作◆

春 梅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高壓電線下的居民區獲規劃投興醫療站及醫院。

缺乏可行性規劃令民眾受苦

過去期間 ,很多不符合、缺乏實際性的規劃藍圖出台,導致規劃缺乏可行性與被“擱置”。那些規劃藍圖不僅浪費土地資源,而且還影響土地使用者的合法權益。

求助地址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長者帶病謀生

家住第五郡第十三坊鵝貢街147A/8E2號的黃麗雲(紙張姓名為吳香)今年72歲,與兒子袁國成(44歲)相依為命。儘管年逾古稀,但由於生活窮困,數十年來幫人家打雜的黃大娘仍未能在家享兒孫福,老人家每天上、下午仍去做打掃、洗衛生間等工作謀生計,月薪大約300萬元。其兒子國成當摩的,司機載客及替鄰居送貨掙錢養家。他曾經有自己的小家庭,2個兒子今年分別14及5歲,多年來與其妻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