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兒的平安歸宿

數十年來座落在舊邑郡第十七坊黎黃派街154/4A號的奇光2廟孤兒院照顧380名孤兒和病童。給孩子們帶來快樂的人就是該廟住持釋善照上座。

奇光2廟住持釋善照上座與孩子們。

奇光2廟住持釋善照上座與孩子們。

慈悲喜捨
從剛出生就被遺棄在廟門前、丟在存車場的嬰兒到因家境窮困而流浪街頭謀生的兒童都獲奇光2廟和尚樂意保護、撫養,並送到學校上學。許多先天殘疾、患病、父母雙亡的兒童也獲照顧,釋善照上座分享:“因緣是從1994年開始的,當時有四五個視障流浪謀生的小孩。他們又渴又餓躺在廟門前。我看到他們很可憐,便決定收容撫養。從此至今,每隔幾天就有人把孩子放在廟大門前、存車場以托給我們撫養。大部分都是家境窮困、孩子多、先天殘疾、家人無法撫養的孩子,慈悲之心促使我學會泡奶、學習照料嬰兒。”

對於撫養孤兒的經費,釋善照上座告知,該廟向來沒有收入,主要是由信徒、居民及熱心人士輔助的。廟裡和尚經常鼓勵大家多做善事。呼喚信徒減少燒香、燒冥紙、投功德錢,多樂捐大米、食品、現金以給孩子更好的生活,並讓他們克服命運、融入社群。
孤兒的環境和命運不同,他們的眼神和說笑起來天真可愛,讓人感動。有的罹患精神病,整天只單獨說笑,有的是落葉劑受害者、腦積水患者,無法行走和一直是植物生存狀態。

溫情班
寺廟和尚細心照顧孩子們,他們親切地稱呼住持為“爹”。此外,舊邑郡陳光凱小學教師自願在廟裡為適齡上學的兒童開辦一年級至五年級班。小學畢業後,他們獲轉到該郡各初中學校學習。目前,在380名獲寺廟撫養的兒童中,有135名正在上學。

12歲的陳慈賢天真地說:“我從小就住在廟裡,所以不知道父母是誰,我現是六年級的學生。放學後,我幫助打掃院子。這裡我有很多朋友、教師和大家都對我很好。”

現年15歲、正在上七年級的陳春聰透露:“聽大家說,我從小就被父母遺棄在廟門口,然後獲釋善照上座收養。我的生活很愉快,我將努力學習,希望有一天能與父母重逢。”

釋善照上座的慈悲心贏得佛教弟子和社群的同情,他們數十年來攜手幫助、建設、維持孤兒院。目前,很多孩兒長大成人。其中,有不少孩子越過不幸的處境、努力學習,職技學校和大專院校畢業後,找到了收入穩定的工作。

一般人說,沒有人可以選擇父母。孩兒的命運不幸,但他們也有了一個平安生活及長大的歸宿◆

裴英俊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霸佔舊邑郡第十二坊范大白街馬路的自發性街市。

自發性街市和流動小販不確保防疫安全

本市多個傳統街市復業,但生意不太好,而各郡、縣自發性街市卻不管勒令,如雨後春筍般進行買賣活動。此舉造成疫情傳播的風險,因為消費者和小販都得不到監察、不進行醫療申報或不執行防疫規定等。此外,自發性街市還惡化市容,不確保食品衛生安全。

求助地址

請向貧病婦女伸出援手

何彩雲今年61歲,以前住在第七郡,近2 年來在隆安省隆澤鄉福永邑暫住。她患有小兒麻痹症導致右腳虛弱無力,行動極其困難,需要扶著椅子慢慢挪動身體。7年前,丈夫病逝不久她就患上高血壓, 如今還發現患有糖尿病、心臟病等,每個月都必須在第七郡全科醫院複診領藥服用。為了生計,她在第十郡開設一個小攤位,專門幫人家修改服飾至今約有10年,每日早出晚歸辛辛苦苦幹活,一天最多也只能掙到10萬元而已。有時候更是沒有顧客光顧,那天就沒有收入。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親父親需要幫助

今年50歲的許承森與兒子許家寶(14歲)現正在第十一郡第三坊駱龍君街106H/5B門牌租個小房子生活。許承森之前做的是冷氣行業,月薪近500萬元。近年來失業了,為了解決3餐而不辭勞苦,當苦力、打散工掙錢維持父子倆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