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出租住房的社群意識

本市地狹人稠,故一般出租住房的規模較小,住房分成兩排,中間是小走廊。然而,不少人沒有社群意識,出入出租住房時卻不下車推行,高音喇叭播放音樂直到深夜,或週末和朋友一起飲酒且大聲說笑等。

出租住房走廊狹小,但不少人還是騎車衝進去。

出租住房走廊狹小,但不少人還是騎車衝進去。

租房者的苦衷多
在第十二郡蘇記街租房的美向說:“每日一大早,我被摩托車聲響吵醒,真難受。不顧出租住房的走廊狹小,他們半夜回來也不下車推行,直接騎車走入來。房東脾氣好,毫不提醒大家,故不少人的意識低,我們提意見也沒人接受。”類似的阿月埋怨:“其實,進入出租住房時下車推行僅是小行動,但體現一個人的人格和意識。作為有學問和有社群意識的人,將不等待他人提醒,絕不隨便騎車出入出租住房,既發出大響聲又排氣,影響了他人生活。”

在福門縣東盛鄉租房的阮氏好透露:“出租住房的生活常發生矛盾,每人須提高社群意識,懂得關心和不麻煩他人。有人不顧時間,大聲聽音樂,甚至還使用高音喇叭播放音樂。可惡的是,許多人隨地吐痰或把垃圾灰塵掃出門外的走廊等。”

第十二郡東興順坊3a街區的出租住房也發生類似情況,不少人忽視出租住房規定,經常騎車出入出租住房,或在走廊停車,或一大早就吵架等,影響鄰里的生活。租客武氏清梅說:“我是外省人,前來本市就讀大學。父母希望我找到安居之地,方便學習、休息,有善良和互相幫助的鄰居。但事與願違,有時候無法集中學習,噪音真的煩死人。房東屢次提醒租客提高社群意識,不對他人生活造成影響,一起保持美好的鄰居關係。然而,有些人任意生活,導致鄰里間的生活很不安穩。”

須制定具體規定
實際上,租客的行為附屬於房東對租房文化的規定和是否嚴格執行。若房東管理不嚴且不干涉租房者的生活,租房者的社群意識將降低。第十二郡某房東阮氏四告知:“未來期間,我將對租客制定具   體規定。此前,我不提出任何規定,是因為想租客的生活舒服,   但若干人的社群意識太低,要求我重新整頓,為的是大家的生活更安定和文明。”

為了建立文明的出租住房,每人要先對小事提高文化意識,如:限制大聲說笑、半夜不開高音喇叭播放音樂、出入時下車推行、不亂丟垃圾、限制與朋友喝酒擾亂秩序等。房東在公共場所裝備監視器,既確保安全又及時發現、阻止擾亂秩序和沒文化的行為。

阮氏四房東透露:“有的租客任意生活,影響周圍人的生活。我屢次提醒,甚至嚇唬要趕走,但他們本性難移。其實,我也很難為,他們租房住了上10年,故我不想大家有矛盾。”一旦租房生活,每人須提高社群意識,互相尊重且與鄰居打成一片。租房的大學生須有更高責任意識,懂得是非、待人接物禮貌等◆

黎草-映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平盛郡第廿二坊阮友景街67號巷The M.高層建築圍牆地基沉降(攝於9月15日)。

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求助地址

重病老人亟需幫助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葛街門牌136/40號的鄧秀霞(證件姓名Đặng Múi)今年78歲,與同時單身的兩個妹妹及1個弟弟住在一起。雖然同住一屋簷下,但他們各顧各的生活,每天各自煮飯、做菜。鄧秀霞大娘年輕時在某紗廠打工,數十年前停止後去幫人家打雜,掙錢自力更生。

年邁大娘求助醫藥費

今年82歲的羅四妹(證件姓名Châu Muối)現與兒子羅志強(49歲)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60/67號租個小房子住,租金每個月為100萬元,因為他們母子倆在此租房有近20年之久,所以房東同情其處境,收的租金比別的少。羅志強以前是某玻璃廠工人,後來其工作單位解體了,他靠賣彩票至今,每天賣不到100張,掙錢維持母子倆的生活。

中年病人懇求幫助

家住第一郡阮居貞坊陳廷樞街135/55/39號的江法(Giang Pháp)今年54歲,患有肺癆、雙眼視力模糊。他此前已經成家,與妻子育有1個兒子。

病人等錢做腎臟移植手術

現正在平新郡平興和A坊6號路門牌38號租住區租個小房子生活的黃永雄(Vòng Vĩnh Hùng)今年50歲,於4年前開始患上慢性腎衰竭的他,定期洗腎及定時服藥多年後病情不會好起來,反而加重了,如今他的兩個腎臟都嚴重損壞,醫生告知,以他的病情(腎衰竭已進入第五階段),必須早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方能救他的命,日前他與妻子及兒子商量,並得到家人的同意捐獻1個腎臟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