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免房租需要國家與房東攜手

在高度實施社交隔離的區域,除了調減電費、水費之外,減免房租是許多勞工所期待的。但要實行,必須得到國家的支持和房東的同意。

本市一個租房區正在接受支援單位的蔬菜。

本市一個租房區正在接受支援單位的蔬菜。

當媒體提出“為疫區租客減免租金?”的問題時,很多專家一致認為,“需在約6個月內對疫區租客減免租金,同時提供基本開支輔助”,以創造條件讓他們遵守“絕對不外出”的規定。

房東與租客分擔困難
對於國會財政預算委員會委員、國民經濟大學副校長黃文強在許多疫區居民因陷入困境而離開居住地返鄉避疫的背景下提出的“減免房租”建議,很多讀者表示贊同。此建議的核心是幫助在南部多個省、市謀生的勞工(大部分是自由勞工或工人,他們工作的公司、廠房因疫情爆發導致須停業,致其失去了收入來源)放心留在居住地,從而避免疫情傳播的風險。

黃隆森讀者說:“我欠了兩個月的租金。我租用的房子共有兩對夫婦和4個孩子居住,租金每月為400萬元。當我們有工作時,收入比較穩定,足以支付房租。但我們已經失業2個月了,沒錢繳交,而房東也沒說調減。若疫情再延長兩個月,我不知道從哪裡賺錢來付房租,但現在搬出去是不可能的,因為本市正實施社交隔離。”

陳芝讀者對上述的觀點表示贊同,並敘述對房客與房東都“進退兩難”的情況:“在我的租住區共有20個房間,每個房間的每月租金從200萬元減為150萬元。到第二個月,租客向房東提議調減一半租金,但房東拒絕,只能像上個月一樣調減50萬元,因為房東說還要付銀行利息。至今,只有2個房間有人住;其餘的18個房間的租客因為沒錢租,而已退房返鄉,導致房東不僅拿不到七成租金且失去了近乎所有來自住房的收入。”

國家應該輔助房東
從陳芝讀者的故事來看,不少觀點也認為,對於這一情況,只能“呼籲房東減或免租金”,同時還要考慮房東的合法權利。因為不少房東也須向銀行貸款投建租房才能獲利。

許多經濟專家在分析上述問題之後達到的共同觀點是從相似的角度來看,租客及房東都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受害者,都需要國家的輔助。有房間出租的勇英讀者透露:“大多數房東都為租客調減了一半租金。我也希望能夠全免,可是我每月還須支付貸款利息(以前在買地、建房出租時向銀行貸款)。對於此情況,為何不建議銀行免息及延期還債,讓我有條件更好地關照租客呢?”

志仁讀者認為,應該明確地規定租金減額,同時國家也應該對房東調減電費、水費、電信費,輔助降低銀行貸款利息、延期還款等。“只有這樣做,減免租金的建議才真正成為現實。”◆
 
讀者的意見:
*為了與國家攜手抗疫,也應該呼籲全民向安民基金捐款,以有更多輔助來源。
*職能機關和團體應該呼籲房東按協議減或免租金,同時需輔助房東降低開支。

薔薇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國防部軍醫學院阮維新醫生抱著氧氣瓶,與第六郡第一坊醫療站人員配合急救呼吸困難確診者。

F0 急救天使

他們是國防部軍醫學院前來胡志明市協助抗疫的軍人-醫生、醫師、學生。充滿熱心的他們整天忙於急救新冠患者、給確診病例提供諮詢以及輔助採樣檢測工作。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