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分辨訊息真偽

端著電話來閱讀網上新聞是件簡單的事情,但如何在真偽好壞混淆中,閱讀和選擇有益訊息並非容易之事。特別是,網瘋傳疫情假訊息越來越多。

(示意圖源:DAD20)

(示意圖源:DAD20)

筆者的母親大學畢業,她的歲數仍可以“關注世事”,但不比青年那麼瞭解網上世界,儘管如此,她每天都會閱讀臉書上的訊息。她不懂分辨真偽訊息,並且缺乏閱讀和選擇網上訊息的技能。

受假訊息迷惑
有一段時間,她經常分享有關綁架、令人傷心、庸醫見識的訊息,一般青年就會知曉那些訊息只是網售者提升觀看次數的伎倆。

因此,我家要“開辦”有關假訊息的基本見識“集訓班”,來解釋有關偽造標題的訊息、上傳傷心圖片以吸引更多點擊人次。她接受大家的意見,但完全不瞭解為何他們需要那麼多的“喜歡”和“分享”的理由,為何要偽造標題,甚至是說謊來得到的利益。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良份子的幫手。

據此,我們須提出玩臉書的“定向手冊”包括:不分享網上的任何訊息,不分享他人的意見,只上載家庭聚會飲食、旅遊的照片,在臉書寫道有關自己對生活、大自然、人類、電影、書本的感想狀態。唯一可以分享的訊息就是烹飪方法;從正統渠道,如大新聞媒體、省市級和中央電視台所更新的訊息。

我曾經在母親的臉書閱讀臉書裡主欄的內容,並看見一件十分恐怖的事,她臉書上的似乎所有朋友都不可分辨假訊息。上述分享的訊息多部分是假消息、偽造標題、不值相信根據或是幾年前的訊息。閱讀越多如此的消息,臉書的演算法更有機會介紹此類消息。長時間就成了一個死湖,假消息一直存在。

上網的“手冊”
有了“定向手冊”後,我母親的臉書內容也逐漸“淨化”。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時,導致人心惶惶,加上正統消息的報導速度較慢,因要有時間證實,成為了假訊息擴散的理想空間。

每天,有關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真實訊息屈指可數,而假訊息是上千條。加上假訊息還獲從在社會有名氣者的臉書散播,難免對社群造成影響。由於假訊息的數量太多,導致真實訊息被流失。有時候,正統訊息未獲報導,故讀者沒有憑據來確定網上訊息的真實度。

我母親每天只上網一個小時,只閱讀當時的消息。若正統訊息未刊載,她就完全沒有憑據來檢查。然後她關機,而有一大堆真偽混淆的訊息還未檢查。因此,我有一次正在街上突然接到她的電話詢問:“在大水鑊醫院的一名病人獲得醫治好是不是真實訊息?”

我家要“頒佈緊急情況”,聽起來很極端:暫時不信臉書上有關疫情的任何訊息。每天上午和晚上,我把疫情的數據、情況給母親更新,這是訊息不足的做法。

幾日後,我家決定的最終方法是,母親上網閱讀消息,然後晚上把所有訊息給我讀一遍,我當“檢查”人,哪條是真訊息,哪條是假訊息,有時還要解釋以證明那是假訊息。但按照積極的方面而言, 在真偽混淆訊息中,我家有了更多談話的時間◆

小 霜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