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組長是親民橋樑

有人曾比喻街坊組長是“百家姓媳婦”。確實,街坊組長日常要擔任許多說不清的工作,在疫情複雜多變的期間,又要輔助抗疫一線力量。有些工作是由組織分工,但也有街坊組長自願為社群服務的工作。

平盛郡第十九坊第三街區第四十六組長黎氏玉貝(左)挨家挨戶派發疫苗接種登記表。

平盛郡第十九坊第三街區第四十六組長黎氏玉貝(左)挨家挨戶派發疫苗接種登記表。

全心全意地為民眾服務
在平盛郡第二十五坊乂靖蘇維埃街一條安靜小巷的一間住屋裡,第五街區祖國陣線工作組組長、第八十六街坊組長阮氏映蓉細心檢查領取輔助金的貧戶名冊,但她一直要停下來以接聽民眾申請必需品、登記接種疫苗等的電話。她告知:“我當街坊組長已有20多年。該坊黨委還分工兼任其他工作。疫情期間,街坊組長須擔任其他工作。真的很忙碌,但我曾長時間了解民眾的心意,故也不太難解決。”

阮氏映蓉也像其他街坊組一樣,採用資訊技術來管理街坊組。本市實施社會隔離時,該街坊組已建立Zalo群組,並連續更新疫情與居民區生活的情況。從補充輔助名冊到核酸檢測、接種疫苗等工作,都及時通報民眾。她告知:“街坊組的100多戶共有約400 人,其中有近10戶是租房的工人、勞動者、大學生。每次本坊或街區有必需品運至街坊組分配時,我就連忙分給大家,租客也不例外。疫情複雜多變,我也擔心感染,但我拒絕會又有誰來做呢!”

自從本市按政府總理第16號《指示》實施社交隔離至今,街坊組長的工作量增多。不是給民眾派發防疫宣傳資料,就是輔助醫護人員進行核酸篩查與追蹤確診病例足跡、接種疫苗、提供必需品。家住舊邑郡第一坊的越輝表示:“說實話,我在疫情期間才對街坊組長有更深入的了解。任何事情我都要聯繫組長,從核酸檢測、疫苗接種、購買必需品等,真的很感謝!”

需要民眾分享及諒解
街坊組長是民眾與政府之間的橋樑,要求親近和十分了解民眾,但民眾有時候不理解和體諒,也得不到坊幹部協助。第七郡新順東坊的阮玉富不滿地告知:“某日上午,裴文波街53號巷的民眾對街坊組長被坊人委會的某女幹部大聲呵責一事表示不滿。原來該坊人委會給街坊組長提供核酸檢測表,以讓民眾事先填寫相關資訊。不知組長如何派發卻不夠,組長便向負責幹部多討幾張,沒想到被那名女幹部大聲責罵。”

面臨疫情複雜多變的情況,街坊組長熱情地與政府攜手防疫,已起到重要作用,像“百家姓媳婦”一般。平政縣多福鄉第三村第四街坊組長楊文財說:“目前,我們要及時掌握情況以通報民眾。我須深入了解民眾的生活情況,故知道家境貧困的民戶,但也有照顧不周的時候。”社交距離、疫情蔓延,任何人都不想與他人接觸或外出,但街坊組長卻不管晝夜連續往來。平盛郡第十九坊第三街區第四十六街坊組長黎氏玉貝表示:“我已在Zalo群組上發出通報,並且挨家挨戶詢問及派發疫苗接種登記表。但仍有幾個人沒有收到登記表,故他們一直致電及發短信詢問。晚上8時多,我也要爭取時間努力派發給民眾,以讓他們能夠在此次接種疫苗,不然就要再等下一次。”

為了社群,各個街坊組長要安排好自己的家事,力爭完成組長任務。但在若干街區、醫療隔離區、暫時性封鎖區仍有不少民眾埋怨、批評,他們得不到組長關心、提供糧食等。眾口難調,街坊組長在疫情期間很需要民眾體諒與分擔困難,甚至民眾還要感恩他們◆

段 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國防部軍醫學院阮維新醫生抱著氧氣瓶,與第六郡第一坊醫療站人員配合急救呼吸困難確診者。

F0 急救天使

他們是國防部軍醫學院前來胡志明市協助抗疫的軍人-醫生、醫師、學生。充滿熱心的他們整天忙於急救新冠患者、給確診病例提供諮詢以及輔助採樣檢測工作。

求助地址

單身男子求助醫藥費

現年67歲的李錦鴻多年來在第八郡第五坊星花街9/8號租個小房子居住,租金每個月為200萬元。他自小右腳有缺陷,導致行動不方便。許多年來靠在街上拾取廢料掙錢度日。由於腳力虛弱,他在謀生路上多次摔倒引致骨折。而最近一次是在今年4月初,左腳再次折斷,在阮知方醫院動手術,留醫12天,醫藥及手術費花了近2000萬元,這筆錢都是家人到處借來周轉。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幫助失業女病人

黃紅今年64歲,現與嫂子同侄兒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興道街930/3D號。她沒有自己的小家庭,數十年來靠賣彩票謀生。自今年4月起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就無法出門謀生計,失業至今也有大半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