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有同步應對本市地面沉降措施

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的報告顯示,目前本市的地面沉降率年均約為2至5釐米。集中很多建築工程施工的區域沉降率較高,每年約7至8釐米。地面沉降速度是海平面上升速度的兩倍。

平盛郡第廿二坊阮友景街67號巷The M.高層建築圍牆地基沉降(攝於9月15日)。

平盛郡第廿二坊阮友景街67號巷The M.高層建築圍牆地基沉降(攝於9月15日)。

市內各郡地面嚴重沉降
根據平盛郡第廿二坊阮友景街67號巷的實拍顯示,The M.高層建築的圍牆正在下沉,最寬處約30釐米。牆的地基裂開,呈顎裂狀,從地面上清晰可見。據何清新(The M.大廈旁邊房子主人)告知,這裡的下沉已經持續了大約6年,在鋪設阮友景街時下沉速度更快。同樣,第八郡第七坊富利住宅區或平政縣豐富鄉居民區和許多其他區域的住宅區也發生地面沉降,讓許多人感到焦慮。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表示,南部水資源規劃調查聯合會稱,各單位分別於2005、2014、2015、2017年進行了沉降監測。在本市各地19個基準點進行了國家水準測量。實測數據顯示,本市年均沉降為2釐米,部分地方為6釐米,從2005年至2017年的累計沉降為23釐米(最高記錄為81釐米)。沉降嚴重的10個郡包括:第二郡(舊)、第七、第八、第十二、舊邑、新平、平盛、富潤、平新郡、守德郡(舊)。其中,新平和第十二郡的沉降量最大。市理工大學的InSAR分析沉降監測也表明,從2006年至2020 年,市內區域的地面沉降更加嚴重,特別是在第十二和舊邑、新平、平盛、富潤、平新等郡。最大沉降點在15年累計沉降約43釐米,年均沉降3釐米。

各項研究表明,地面沉降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排水固結、土壤和岩石的蠕變特性、建築荷載增加、地下水過度開採等。沉降可能導致許多嚴重的後果,如損壞或縮短許多交通、建築工程的壽命,導致水淹情況日漸增加。

需要有同步解決方案
日本國際協力機構建議,本市的地面沉降是一個需要考慮應對解決方案的嚴重問題。這些解決方案需要長期實施,並且必須進行技術轉移。限制本市地面沉降的首要計劃之一是控制地下水的過度開採。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解釋,雖然市人委會已經頒佈了減少地下水開採的《規定》,但仍有不少人民繼續使用地下水。地下水主要用於工業、農業和家庭用途。特別是家庭和商業單位的生活用水量很大,但大多數抽水井都沒有登記。因此,有必要進行調查以確認實際生活用水量,並考慮從替代水源供應水,以防止抽取地下水。

關於減少地下水開採問題,市資源與環境廳廳長阮全勝表示,目標至2025年,本市將地下水開採量在每晝夜減少到10萬立方米,同時,填平損壞與無採許可證的水井。該廳將會繼續同有關各郡縣和單位,推動水資源法律檔的宣傳普及工作,動員群眾使用城市供水源,宣傳使用地下水的有害影響,指引人民填埋沒有使用的水井,以便人們可以自己進行。此外,該廳還要求西貢供水總公司、西貢供水基礎設施股份公司制定解決方案,以確保向人民供水的質量和壓力,計劃在部分無供水管網、供水管網不完善、水壓不穩定的地區投資安裝第二、第三級供水管道,以滿足人們使用乾淨生活用水的需求。

市工業大學的科技與環境管理研究院原院長黎輝伯教授表示,目前本市沉降的主要原因是地下水的過度開採,地下水的水位越來越低,而上方工程施工的壓力越來越大,導致地面受壓而下沉。為了限制地面沉降,需要減少導致增加沉降率的影響,如減少工程負荷量,在日常生活和生產中加強對地下水的開採,集中投資擴建和改造供水管網,充分滿足當地用水需求。同時,注重發展北部和西北部(如福門、古芝縣),因為這些區域地面較硬,將限制開發和擴張在南部區域的低窪地◆
 
地質專家表示,目前還無法量化沉降造成的破壞,然而,未來本市需要評估風險和研究解決防止水淹方案,考慮排水是否影響到沉降,並納入防災的規劃中。

明 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食品安全從生產、加工到經營環節都須得到確保。

確保食品安全「跟風」思維須消除

讀者支持在食品安全確保工作中消除口號和盲目跟隨潮流的思維,因為對於此工作,需經常、務實地進行,以確保食品安全。

求助地址

失明男人請求幫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11聯區街69號租房子住的譚偉添(今年52歲,證件姓名Nguyễn Vi Quang)許多年來當泥水匠謀生。他與妻子黃氏鸞育有一個女兒,生活還算過得去。2014年,他開始感到雙眼視力虛弱,得到某某熱心人士贊助經費,他的右眼動了手術,之後自己籌錢繼續為左眼做手術,不知是因為手術後保養不良,還是神經線比較弱,後來他的雙眼完全失明了。

乳癌病人求助手術費

今年45歲的黃淑雯(證件姓名Đàm Thục Quân)與兄姐一起住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109/22號門牌。她天生精神比較虛弱,人亦不夠精靈,從小到大只懂做家務而已,也沒有嫁人。

夫妻倆均患上惡疾

家住第六郡第七坊平仙街45/46號的關描金(證件姓名Quan Miêu Kim)今年57歲,10年前他的雙手手臂開始收縮,進醫院做檢查才得知患上遺傳性手臂收縮症,從此無法繼續去謀生,只在家做家務等輕活。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