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類大量死亡何時了?

眼看不久前雨後在饒祿-氏藝涌、新化-羅庵涌以及各條大面積池塘有上10噸魚類死亡,不少讀者發問:魚類死亡何時了?

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的工人在饒祿-氏藝涌打撈死魚。

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的工人在饒祿-氏藝涌打撈死魚。

過去數日,在炎熱的天氣下,連續降了幾場逆季雨讓市民覺得舒服。然而,有不少地方卻完全相反。具體是生活在平新郡安樂坊Ehome 3公寓的逾2000個民戶,他們在承受附近一個水湖死魚散發刺鼻臭味。

有規律性地死亡
魚的死因是由某個夜晚降雨所致,在一個水湖裡(將規劃成綠樹公園)逾2噸自然魚類突然一律死亡。翌日中午,陽光暴曬致大量魚類死亡,其分解散發出熏天臭氣。寓居Ehome 3公寓A3棟第13層的陳嫦告知,雖然已經關閉門戶,但死魚散發的臭味仍很濃。不少民戶受不了必須到附近租用旅館留宿。

據悉,此湖面積約5000平方米,有數千條攀鱸魚和鯉魚死亡,魚屍浮滿湖面,散發一股濃濃臭氣。觀察約10分鐘就覺得呼吸困難,必須離開。此地不是唯一發生魚類大量死亡的地方。連續兩天,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須拼盡全力以打撈饒祿-氏藝涌逾8噸死魚。一名直接打撈死魚的工人告知,此事不足為奇,因為多年來,一旦有逆季雨,饒祿-氏藝涌的魚兒就會一律死亡。他說:“今年死亡的魚兒只有攀鱸魚和鯉魚。與往常相比少了很多,因為此前我們已經根據水位而控制魚兒數量。”

類似情況,在第六郡新化-羅庵涌、第五郡途經第一郡的豆腐-濱藝涌沿岸也出現不少魚屍。因為鯉魚受不了水源的污染而死亡。僅在一日之內,數十名工人全力以赴打撈死魚估計近1.2噸。

原因何在?
平新郡安樂坊人委會主席蘇黃江表示,這不是首次在Ehome 3公寓旁的水湖發生魚類死亡現象。每年到了3、4月份就發生一次。不過此次魚兒死亡的數量是最多的,需要檢查水質才能確定原因。然而,據初步觀察發現,附近有一段護堤斷裂和最近因潮汛導致一個排水口破損。因此生活廢水和髒水都流入湖裡,結合雨水令水質惡化,導致魚類死亡。蘇主席說:“湖裡的魚兒都是居民放生、自然生長的,不是地方政府放養。” 他會建議郡人委會採用化學消毒措施,保護湖內部的自然環境,避免污染。
魚類大量死亡何時了? ảnh 1 與平新郡安樂A坊人委會配合的單位正在Ehome 3公寓旁的水湖打撈死魚。
 
市都市環境一成員有限責任公司經理黃明日表示,饒祿-氏藝涌的特點是與排水系統對接,日久瘀滯的垃圾一旦發生降雨就涌入河涌造成污染。此外,該涌沒有通往其它江河,所以形成了局部污染。下雨時,河涌周邊的廢水處理系統超負荷,故魚兒大量死亡。不僅如此,民眾隨便放生不符合此地環境的魚類,一旦水質發生變化,魚兒容易死亡。

在饒祿-氏藝涌、新化-羅庵涌、豆腐-濱藝涌魚類大量死亡現象的快速匯報中,市農業與農村發展廳水產分局表示,雨水把瘀滯在排水系統的垃圾涌入河涌,垃圾佔滿了水面空間讓水中的氧氣銳減;此外,水力還讓沉澱瘀泥散發,引致水源更加污染,魚類大量死亡。

需要數萬億元
據市水產分局稱,要徹底處理一旦發生逆季雨或降雨時,魚類大量死亡的問題,需要完善收集,處理廢水系統。也就是說,須興建、完善各區域的廢水處理廠,如:西貢西面、平新、新化-羅庵、西貢北面1、2、西北區域以及位於第二郡饒祿-氏藝涌廢水處理廠等等。投資總經費達近40萬億元。市水產分局肯定:“如果不改善水源環境,未來期間魚類將會繼續死亡。”

支持完善廢水處理廠系統的意見,陳永南建築師還認為,本市江河密佈是一個優勢,如果善於發揮將形成一種獨特的環境。因此,想徹底處理河涌水源污染問題,除了完善大規模廢水處理系統之外,須分級各個小型廢水處理站。他舉出新加坡的做法是:“小型廢水處理站的活動經費由當地民眾支付。”

此外,對於饒祿-氏藝涌、新化-羅庵涌、豆腐-濱藝涌,陳永南建築師建議:“本市須大量投資噴水系統以美化景觀,此系統不僅給河面變得美觀,還給水源提供氧氣,從而每當下雨或發生廢水湧入的事故,會限制魚類死亡。”◆

黎 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