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失聰少兒做點事

黎廷孝赴美留學回國,就一直專注於教育事業。他開展了“Hear Us Now”(暫譯“現在我們來聽聽”)這個項目,旨在幫助聽障小朋友學習英語、信息學和作職業 輔導。
黎廷孝(右)與失聰孩子們接觸,感受到他們渴望學習和實現自己夢想。
黎廷孝(右)與失聰孩子們接觸,感受到他們渴望學習和實現自己夢想。
為母親一樣的失聰者做些事
我們的故事來自一個孩子對母親的美好回憶。黎廷孝是“Hear Us Now”項目的創立人,也是為本市300多名失聰少兒的監護人。他告知,他的童年很幸福快樂,甜蜜而充滿母親的愛。

他的母親是教聲樂的,晚上,她經常為黎廷孝姐弟倆練習音樂。有一天,他看到母親戴著助聽器。她透露自己已經兩年聽不見聲音了,在那兩年中,黎廷孝完全沒有感到母親的困難。母親仍然耐心及溫柔,甚至沒有哭過,也沒有讓她的孩子感到絕望。母親給黎廷孝姐弟一份大的禮物,那是積極而樂觀,但母親永遠也聽不到完整的一聲“媽媽”。那年,黎廷孝才讀到初四。

黎廷孝的學習成績很好,獲得了全額獎學金,並以榜首的成績畢業於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大有機會在各集團工作,但他選擇返回越南,為像他母親一樣失聰的人做些事。

2014年,黎廷孝啟動了“Hear Us Now”項目。起初,他只用圖片講了一個有關失聰者的簡單故事,旨在為不幸的人爭取2000美元的獎金。可惜他的項目不被看好。

黎廷孝深入暸解很多人的生活,他見證了失聰者受到不公正的對待。一個下午,他親眼目睹了一名11歲的失聰男孩令人心碎的故事。這個男孩的父母是一對聾啞夫婦。男孩去賣彩票,沒有回來。其父母在一間廢棄的房子裡找到他。此時他已遭受到殘暴的性虐待。黎廷孝對此事感到痛苦又迷茫,想幫助這家人,但是當問及他的父母是否想報警或聘請律師時,他們只是希望孩子盡快康復以繼續去賣彩票。

被虐待的孩子瘦骨如柴和傷痕累累的樣子不時在他的腦海出現。他決定開班教導聽障孩子學會自衛的能力。在第一堂課上,他教孩子們如何保護自己。他獨自負責這項工作,即使每個班只有10名孩子,他每個週末都上課。有時, 西貢在下雨,孩子們沒來。他仍然等到下課才休息。

最初,“Hear Us Now”項目在失聰者研究與教育中心對7名聽力下降的少兒進行了測試。鑑於孩子們學習英語的能力和興趣,黎廷孝決定開發該項目,並與本市的英明和希望特殊學校合作。目前,項目正在為300多個孩子免費學習英語。黎廷孝告知,當他完成這項工作時,最快樂的事情是能夠幫助孩子們融入社會。

讓孩子能實現自己的夢想
與有失聰孩子接觸,黎廷孝意識到他們很渴望學習並且渴望實現自己的夢想。他談到了一個聰明、有毅力的男孩阿康。阿康夢想成為一名畫家,但他的家人建議他輟學,因為“這樣學習是無濟於事”。

阿康不得不停學,到一間繪畫工作室工作,雖然只做搬運工。但對他說,這樣做每天可以欣賞到畫廊裡的作品。黎廷孝表示:“可惜的是,由於當時我還太年輕,無法為阿康提供任何支持。”

阿薇是一個漂亮、聰明和喜歡表演的女孩。如果她是個正常的孩子,可以成為戲劇學校的學生或模特兒,但是她的父母不敢讓阿薇踏入演藝界。他們擔心阿薇將面臨很多危險。最終,阿薇嫁到美國,並學習了美甲專業。

像阿康和阿薇這樣的孩子都有他們的夢想。他們非常強烈地孕育了這個夢想,但是現實使一切消失了,令像黎廷孝這樣的目擊者感到心酸。黎廷孝告知,他希望不僅要照顧和幫助越南300名兒童,而且希望全國的300萬失聰者也得到照顧。

去年,“Hear Us Now”組織音樂活動籌集資金。她的合作團隊組織知識共享課程以籌集資金。所籌集的資金都是孩子們繼續上學的助學金來源。

黎廷孝在談及這事時笑道:“為社群提供教育是獨自幹的,有時會感到無能為力,但我不會放棄。因為外面有一群渴望學習的聾啞人。而且因為我的合作團隊也給予我很大的信念,並與我並肩合作很多年”。

4年來,在這個特殊教室裡成長的孩子們各有不同的命運,成長並了解了世界。黎廷孝希望,項目能夠變得更加強大,讓阿康和阿薇這樣的孩子能夠過上自己真正有意義的生活,實現自己的夢想◆

最多點擊

没有实名登记的电话卡想买多少有多少。

盼早「解决」垃圾电话卡

垃圾电话卡(SIM)、短信-来电情况仍然存在,不断对人民造成麻烦、不满。读者提出不少措施,以希望早日解决这种“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