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賬戶被盜不澄清 受害人變被告人

兩名女子同住一區。這人的社交網賬戶發佈資訊和圖片,指自己的丈夫與那女子有曖昧關係。
社交網賬戶被盜不澄清 受害人變被告人
不久前,西寧省人民法院已根據何女士(化名)的上訴,對何女士(原告)與黃女士(化名,被告)之間因聲譽、人格、信譽受損而要求賠償的糾紛案進行復審。
社交網賬戶發佈觸犯他人資訊
根據何女士在西寧市人民法院提交的訴狀,何女士和黃女士同住一區。2017年初,黃女士使用社交網賬戶發佈何女士的個人圖片,而且誣陷何女士與黃女士的丈夫有曖昧關係。此外,黃女士還來到何女士居住的地方向村長和當地街坊散佈了類似的資訊。

何女士認為,黃女士的行為是誹謗,觸犯了其聲譽、人格,造成精神傷害,以致必須停工一個星期。因此,她控告黃女士,要求作出賠償1300萬元,並且必須在其居住地公開道歉。

法庭傳召時,黃女士表示,她根本不認識,也沒有在社交網上與何女士交朋友。她承認此前曾使用如何女士提供的圖片的社交網賬戶名稱,但僅在2016年12月至2017年3月期間使用,之後無法登錄了。她懷疑自己的賬戶被黑客盜取,因為與她交朋友的賬戶都收到電話充值的要求。

黃女士表示,將何女士的資訊上載到社交網上並非她所為。她 也沒有來到何女士的居住地散佈 如何女士所說的資訊。社交網賬戶上的圖片可能由盜取者剪接和發佈。因此,她不同意何女士的控告要求。
因不澄清資訊而要賠償
之後,西寧市人民法院在初審時已駁回了何女士的控告,故何女士提出上訴。

最近,在西寧省人民法院的複審法庭上,審訊委員會認為:何女士的個人社交網賬戶名稱是“A5”,而黃女士的個人社交網賬戶名稱是“A4”。黃女士承認,何女士提供的“A4”社交網賬戶的確是她自己的,但已被盜取密碼,而何女士拍下來並給法庭提供有關自己的社交網資訊,她是知道的,但並不是自己發佈。然而,黃女士並未能證明自己的社交網賬戶被盜。另一方面,黃女士承認,當發現自己的個人社交網上發佈何女士的照片和個人信息時,她沒有履行自己對個人賬戶的義務,沒有發佈任何澄清更正資訊或作出任何措施來體現對個人賬戶的責任。

這次審訊,黃女士仍然不同意澄清。由黃女士的“A4”社交網賬戶發佈的資訊包括:何女士的個人圖片並且附帶指何女士與黃女士丈夫有曖昧關係以及使用不當的詞語等內容。這些資訊觸犯了何女士的聲譽、信譽和人格。

除了在“A4”的社交網賬戶上發佈資訊之外,黃女士同時還來到何女士的居住地,要求見村長以核實何女士的個人信息並且談及與“A4”社交網上發佈的內容相同的資訊。

根據上述分析,審訊委員會認為,有理由確定名為“A4”的社交網賬戶是黃女士建立的。這個賬戶發佈了觸犯何女士的聲譽、人格和信譽的資訊是的確存在。黃女士的行為是不符合法律,對何女士造成了精神傷害。

在法庭上,何女士要求黃女士賠償1300萬元。但何女士表示只感到精神慌張,不能集中工作,必須在家休假,除此之外沒有受到其他影響。因此,審訊委員會認為強制黃女士賠償500萬元以彌補何女士部分精神傷害是合理。

審訊委員會指出,初審法庭尚未收集、審議和評估案件中的所有資料和證據,不接受何女士的全部控告要求是影響何女士的合法權益。最後,審訊委員會宣判接受何女士部分上訴內容,修改初審判決,要求黃女士必須給何女士賠償500萬元◆
只有村長知道,故不要求道歉
至於要求黃女士在何女士的居住地公開道歉一事,複審法庭認為已核實、收集證據以及確定黃女士除了前往與村長交談之外,地方上沒有人知道,而且也沒有聽到有人提及如何女士闡述的資訊。因此,複審法庭認為沒有依據來接受何女士的這個要求。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