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現實類電影日趨受關注

可以見到,昔日在影視市場上,有關社會現實類的國產電影僅寥寥無幾,因為很  多人都認為內容枯燥、令人費解、製作不到位。但最近上映的多部此主題的電影,如:《弱》、《血月宴會》、《怪物心》等,已引起觀眾的關注。
《怪物心》(大圖)、《雨中的西貢》(右小圖)、《弱》中的場景。
《怪物心》(大圖)、《雨中的西貢》(右小圖)、《弱》中的場景。
導演陳清輝的《弱》在疫情再次爆發期間上映時取得700 億元票房的佳績獲視為一個奇跡。之後,導演阮光勇的《血月宴會》也公佈截至11月23日,該部片的票房收入是1670 億元。就如上述所見,觀眾對社會現實類電影的關注是值得高興的信號,因為與愛情、喜劇、動作喜劇等熟悉的題材相比,社會現實類曾被指枯燥,不符合大眾的口味。
從枯燥到接地氣
不少觀眾對《弱》的主題和現實性予以高度評價,尤其是以街頭為背景,再加上拍攝與編排藝術。《弱》有點偏於新現實主義,描畫賣彩票的  孩子的底層生活以及舊公寓  中賭徒們的黑暗人生。一旦金錢成為了窮苦勞動階層的重擔,他們將願意付出一切來改變命運,而偶爾陷入長期的僵局。

講述在公寓中發生轟動全城的命案,符合當前的時事性,導演謝原協的《怪物心》完全有別於市場上的其他電影。戲中的社會現實性可以從狹窄的公寓區背景來看到,具體是各個住戶間的複雜生活方式、清拆補償問題、街坊組會議、主角的按摩女郎職業等等。電影選擇了一些獨特的鏡頭和拍攝角度來突出公寓內的窒息感,例如從殘舊、黑暗的走廊帶來真實感,衝擊觀眾的視覺。而導演黎明煌的《雨中的西貢》則跟隨外省人到大城市謀生,並且描畫了一個擁有密密麻麻和充滿人情味的巷弄、以及平東碼頭上的迎春花市等的西貢。儘管內容依然圍繞著“愛情和麵包”的故事,但《雨中的西貢》 仍觸動人心,因為 觀眾在戲裡看到了自己的青春歲月,並 且感受到西貢的現實感。

票房成功的《血月宴會》不僅帶來娛樂的時刻,而且還透過很少在國產電影中出現的“黑色喜劇”類型來傳遞多個社會信息。該電影以日常生活中的因素來進行諷刺而說服觀眾,例如數字時代裡的人際關係、婚外情、婚前性生活、婆媳關係等等。
努力征服觀眾
可以見到,戲裡的社會現實不只有灰暗的顏色,而視乎編劇的描畫方式也可以是色彩繽紛的。就如導演德盛的《明星老師》,講述一名紅歌手去島上躲避緋聞,但來到後,看見漁村裡的孩子,他便決定教孩子認字,久而久之愛上這個小島,到了回去之日依依不捨。又或是《媽媽,我走了》、《蝴蝶之家》……也是關於家庭、社會的現實故事。這些影片的票房收入可觀,證明了觀眾對帶有生活氣息、人文性的電影並不冷漠。

有很多影片,觀眾看到描畫人物生活的畫面一片黑暗,但電影的節奏卻充滿能量並正待爆發。引領觀眾達到這些感觸的正是導演的本領。製片人、導演阮光勇告知,製作一部精彩且吸引觀眾的社會現實類電影並不容易。看看奪得奧斯卡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在全球的票房收入以及在越南的票房近900億元,這證明了若有足夠才華來製作出一部充滿社會現實的精彩影片,將獲得可想而知的票房和名氣。因此,相信這類電影在越南市場上有很多潛力的◆

最多點擊

同奈省展鹏县西和乡宝超城隍观音庙。

各地华人力保民族文化

在我国各省市有华人同胞“落地生根”聚集的地方,大都会有多座华人庙宇、会馆、公所、相济会、宗祠、学校等。华人的庙宇主要是供奉天后圣母娘娘(妈祖)、观音菩萨、关圣帝等,还有会馆、公所、相济会,是把华人同胞维繫一起,作为开会、帮助同乡、团结地方华人、守望相助、保留和推广祖辈的文化价值、热于社会公益事业等之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