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作則傳達環保通牒

與其將大小不同的塑膠袋帶回家然後到處亂扔,不如每個人都自備一個布料袋子以裝東西。這麼簡單的舉動,不知您做到了嗎?

本市的超市使用紙質袋子、布料袋子以環保。

本市的超市使用紙質袋子、布料袋子以環保。

有一次來到鵝貢市隆政橋三岔路口的一家藥房買兩盒藥,賣者把兩盒藥放進一個黑色塑膠袋然後遞給我。我接過並收下兩盒藥就退還塑膠袋。此時,年近古稀的賣者很驚訝,接著豎起大指以表示讚同並說:“你是個愛國者!”我笑著說:“我愛整個世界。”他點頭道:“對,愛整個世界!”

當時,一個約50歲、公務員裝扮的客戶走進來買兩瓶按摩油。兩瓶小小的按摩油可直接塞進褲袋裡,可是那位客戶卻要求給他兩個塑膠袋,還解釋說:“袋子質量太差,上次買了一瓶藥,放進袋子掛上車,回家後只剩下破爛的袋子。”拿下兩個裝著兩瓶油的袋子,那位客戶還小心翼翼地掛上其車,他還給我拋一個奇怪的眼神。

這不是我第一次被如此看待,拒收塑膠袋卻遭諷刺。很久以前,我已經對塑膠袋說“不”。在30年前的某一個夜晚,因我們巷子裡的小孩燒塑膠袋玩花燈,我的孩子因而被灼傷。還有,每次購買顆粒為結晶狀的商品如:白砂糖、豆類、胡椒或釘子、螺絲、水泥等等,賣者使用塑膠袋包裝都被散落地面、骯髒不堪。我飼養上10年肥肥胖胖的大絲足鱸有一天突然不見蹤影,在水池裡找了半天,原來它被卡在一個塑膠袋而無法自釋故腐爛死亡。

我家門前是省路,我種下兩棵樹葉茂密的綠樹,每天都有候車者乘涼時留下的幾個塑膠袋、塑膠杯、吸管、飯盒、空瓶等。當然,我要收拾及焚燒,不然日久將成為門口一大堆塑膠垃圾隨風飄落。

正因如此,我對塑膠袋印象不佳。可惜的是,現在使用香蕉葉、荷葉、舊報紙包裝的習慣已成為過去,那些環保袋則尚少。全村、全國、全人類的周邊全是塑膠包裝,不管多麼不樂意,我也要與其共處,只是可免則免並希望……我的自行車上總掛著兩個小型布袋。這是我個人避免使用塑膠的方法。許多雜貨店、水果店的店主已經見慣了我退還塑膠袋的習慣。
 
除非因突發情況,我沒有預先準備布袋的時候才收下塑膠袋,回家後馬上處理。有一天我買下100克兩釐米長的釘子,賣者秤好後馬上倒入塑膠袋。我拒絕並要求賣者倒入自己準備的小布袋。店主也為此搖頭大笑。我知道,我所做的事對於許多人來說可能很奇異。但我相信,還有很多很多人也對塑膠廢物說‘不’。希望有環保意識的人會與日俱增。

具體是在許多地方,人們已開始使用香蕉葉、荷葉打包蔬菜、豆芽、豆腐;使用油紙袋裝白砂糖、豆類;飲料裝在玻璃瓶;買甘蔗汁帶上保溫杯;吸管是用麵粉、竹子管等環保物料製成。一個人無法改變世界,但眾人上下一心是完全可以的。塑膠廢物的害處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

“萬事開頭難”,我相信那些愛護自己生活環境的人將會逐漸改變。每個人自行改變將形成一個大改變,因為滴水不成海,獨樹不成林◆
 
一次性口罩也是垃圾源
空氣污染,與其像往常使用布料口罩,現在許多人卻使用一次性口罩。許多路邊出售的口罩生產來源不明,更沒有依據證明其可防灰塵,尤其是細微灰塵的功能。

一次性口罩獲廣泛使用是因為其便利,即買即戴的功能,並與剛買的布料口罩相比,給消費者帶來更安全的感覺。戴上一次性口罩對許多人來說可能是更為“時尚”,也不用洗。但如果你曾經使用過各種稱為“醫用口罩” 就會發現,其實,這種口罩不緊貼面部,無法給使用者起禦防細菌及污染空氣的作用。

另一個少人關心的問題是,使用一次性口罩將造成大量的垃圾。試試計算一下:只要河內市或本市的一成人使用一次性口罩,每天將有上百萬張口罩被丟掉。

選擇回收再利用式的口罩也是有助減少丟棄垃圾的方法。目前,市場上有各種活性炭口罩,設有調節空氣部分,有助防止灰塵侵入呼吸道。有的口罩可以多次使用;有的說明最多使用期為2個月,使用3至5日後只要清洗不用揉搓;有的可以取出過慮棉,清洗外套就可連續使用6個月,只是上述口罩的價格相當高。

為了節約,使用手洗布料口罩也是省錢及減少丟棄垃圾的方法。這麼簡單易做,我們曾經做過的。   玉流

黎明煌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