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機體檢工作管理鬆懈

最近,一系列嚴重交通事故連續發生,其大部分原因是由司機失控所致。衛生部與交通運輸部頒行的第24號跨部門《通知》對駕校規定,必須仔細檢查學員卷宗,並只接受由滿足進行體檢條件的醫療單位所簽發的體檢證書。然而,實際上許多進行體檢單位為了利潤而蓄意省略篩選工作。給司機體檢本被視為考取駕照時最關鍵的衡量標準,可是其管理工作尚鬆懈。

仲介輔助客戶完善體檢卷宗。

仲介輔助客戶完善體檢卷宗。

有錢就有體檢證書
佯作登記考取駕照者,我們來到位於第十郡二月三日街的TC駕校,該中心女人員熱情地介紹:“要考取B2駕照,學員只要繳納逾800萬元且不用準備任何卷宗及證件。值得一提的是,在此的體檢卷宗非常簡單,學員只要給中心繳20萬元就可以‘合法化’證件”。
 
也就是說,學員不用前往醫療單位進行體檢,但仍確保滿足參加考取B2駕照的體檢條件。該人還稱,這個價是西貢市最便宜了,目前中心還推出50萬元減價活動。至於體檢證書,學員可以前來郡或縣級醫院進行體檢,若沒有時間,學員只要交出20萬元就可獲包辦及格的體檢證書,順利參加考取駕照。

第三郡HG駕校在提交考取汽車駕照卷宗之前,學員可前來由該中心介紹的醫療單位進行體檢。當記者問到有關考取B2駕照的登記手續時,在此的一名女員工諮詢:“B2駕照的學費為1100萬元。本校不進行體檢,你可前往李太祖街SG全科診所做體檢,然後把結果拿到這裡。”同日下午,我們前往上述診所,剛停車就有兩名保安員打招呼:“是HG駕校介紹來做體檢的嗎?”當看過我們的照片和人民證後,我們獲請進診所去。約10至15分鐘又有一名由HG駕校介紹前來體檢的學員到場。在繳納25萬元及填寫體檢表格後,我們獲指引上樓做檢查。

所有考取B2駕照的體檢流程不到20分鐘,包括耳鼻喉、心臟、呼吸、肌肉骨骼關節、內分泌、精神、神經、眼科及刺激物化驗等等。值得一提的是,體檢結果書上只有4名醫生簽字負責8個不同專科,其中,神經科醫生同時兼任簽字呼吸、肌肉骨骼關節、內分泌3科。更不合邏輯的是,HG駕校女人員告知,近視500度以上就不允許考取B2駕照,可是問到上述問題,SG全科診所的某女護理卻認為,近視多少度也沒問題,只要戴上眼鏡看得清楚就可以。甚至,當記者要求仔細檢查眼睛因視力明顯下降及好久沒檢查眼睛的時候,該護理仍要求朗讀屏幕上的字母並結論視力正常。

蔑視法律與性命
大水鑊醫院診病科長黎仲仁醫生告知,每年在一系列由卡車、客車造成的交通事故中,有部分原因是由司機開車時陷入眼睏欲睡的狀態、非常疲勞及患上慢性病或服用興奮劑、毒品形成幻覺無法控制速度所致。依法規定,駕駛者或司機必須定期進行體檢,並決定一人可否駕駛車子的首要條件是當初體檢的結果。可是,此工作正被若干診所單位協助及管理鬆懈。若干患上癲癇、視力下降、心臟病,不滿足學習及考取駕照的條件者已利用那些私人診所以獲取及格體檢證書,並考取駕照。

按規定,司機體檢工作必須每3個月進行一次。司機獲頒發診病冊以跟進體況,該診病冊記載有關病者的所有就診內容,獲醫生直接治療,並結論體康是否滿足從事司機職業的條件。對司機體檢工作做出制裁,尤其是在運輸經營領域,是個切實且為社群利益著想的規定,同時也是為參加交通者的安全著想。然而,只是因為經濟利益放在醫德上面及職能機關的鬆懈管理,故體檢及簽發體檢證書工作已失去了其重要意義。

黎仲仁醫生強調:“在圖利一時的醫療單位協助簽發虛假體檢證書的情況下,總有一天,若干體康欠佳但仍獲簽發駕照者將釀成嚴重後果,不僅影響到其本身,甚至是殃及他人。”◆
 
按第24號《通知》規定,司機在遇上影響到駕駛能力的事故或病情,治療康復之後,必須主動進行體檢,執行國家衛生管理機關或交通運輸管理機關及僱傭勞工單位的要求,進行定期或不定期體檢。

成安-金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小商販在舊邑郡阮文功街上出售活家禽。

務必制止路邊出售活家禽

不久前,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 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就俄羅斯某養雞場的員工感染甲型H5N8禽流感病毒,從而呼籲我國對人們感染此類病毒的可能性提高警惕。我國雖規定在將家禽推出市場銷售前,須經獸醫機關檢疫並在獲得簽發許可證的單位屠宰,但未經檢疫的活家禽買賣情況甚為普遍。

求助地址

中年婦女患病在身

單身母親曾玉蘭(今年45歲)與女兒陳玉燕(11歲)寄宿親戚家位於第十一郡第十五坊二月三日街940號。曾玉蘭患上小兒麻痹症,右腳肌肉收縮無力,因此向來靠拄著拐杖行走。她與丈夫沒有註冊結婚,兩人同居生下女兒陳玉燕,然而大約5年前丈夫離家出走,從此沒有往來。她每天去賣彩票掙約5至8萬元來維持母女倆的生活及供女兒讀書。目前,陳玉燕是富壽小學五年級學生。至於房子,親戚騰出一個小空間讓她們母女生活,並不收費,每個月僅需支付約60萬元的水電費而已。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花甲病婦需要幫助

家住第八郡第十二坊高春育街137/10號的張氏華(證件跟母親姓黃)今年61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她的兄弟姐妹雖多,但各顧各的生活。張氏華的丈夫於2003年病逝,他們的唯一兒子因為結識損友和染上毒癮而被地方政府送到平陽省某單位去戒毒。張氏華多年來靠賣彩票維生,每天掙約10萬元養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