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化空間現不雅行為

不久前,社交網上傳播了關於數名男生到歷史遺跡區參觀時竟肆無忌憚地體現不雅行為的照片。他們在根據被敵人囚禁、流放的人物復原的塑像前擺出各種令人反感的姿勢和拍照。很多網民對此作出了強烈批評。

在會安古埠的古屋頂上拍婚照是侵犯遺跡的行為。

在會安古埠的古屋頂上拍婚照是侵犯遺跡的行為。

應被譴責的行為和態度
理應在觀光地點拍照留念,記錄印象深刻的畫面,但這些學生卻在復原的塑像前擺出具挑釁性和不尊重的隨意姿勢。先不著急地將此歸結為詆毀歷史行為,很多人只認為這樣的擺姿勢拍照僅是學生的淘氣玩意,但大部分意見都表示這種行為是應被譴責的。家住新富郡的黃維福評論說:“看見照片,我覺得這些學生缺乏待人接物的意識,竟在文化空間體現反感的行為。不知道與他們一起來的家長和教師在哪兒,竟不作聲提醒”。寓居平陽省的網友鄧氏燕兒也認為,這些學生年紀還小,思想不成熟,所以才有不正當的行為。理應在開始前去觀光時,老師要是提醒,他們就不會做出如此的舉動了。

不僅學生缺乏意識,大人也在文化的空間體現出不雅行為。今年3月中,社交網上出現一對情侶在海防市白騰江遺跡區內當著眾多遊客和學生面前若無其事地撫摸激吻的照片,令人感到震驚並作出強烈譴責。

“獨一無二”但缺乏意識
今年4月中,社交網上又傳播了一對新人爬上會安古埠的古屋屋頂躺著拍攝婚照的圖片。這座古屋位於陳富街一家咖啡店側邊。拍攝團隊從咖啡店爬過古屋屋頂來拍照。不僅情侶拍婚照,很多咖啡店客人也爬過古屋為自己製作一輯美照,無視兩間房子中間已築起一個護欄網以阻止客人爬過去。因此,古屋上有許多瓦片被爆裂。這是令人反感,侵犯古屋,違反了會安古埠遺跡保護工作的行為。

一名當地網友憤怒表示,會安古屋的陰陽瓦頂是一種特別遺產。這樣的拍照是正在破壞遺產。大家擅自爬上去擺出各種姿勢,為自己拍攝“獨一無二”的照片而沒有想到自己正在“炫耀”非常令人反感、缺乏意識,不僅影響到古屋的安全,而且還可能給自己帶來危險的行為。

也在今年4月,一對新人在大勒市泉林湖拍攝一輯“獨一無二”的裸體婚照。很多人喜歡拍攝與眾不同的照片,但這些裸體照片最終只是暴露出自己的無知而已◆

歌 謠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舊邑文化公園項目成為荒地一瞥。

民眾因被“擱置”公園受苦

在本市各個郡、縣公園短缺的同時,守德市與舊邑郡卻有不少公園被“擱置”數十年,導致土地資源被浪費。當地居民既不獲批准修繕及興建住房,又缺少社群娛樂場所為此而感到憤憤不平。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