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酬勞吸鐵釘的“摩的”司機

15年以來,丁明景駕駛著他自製的吸釘車,經常在1A國道上行駛以應付“撤釘賊”,讓民眾在路上流通安全。

志願吸鐵釘的丁明景。

志願吸鐵釘的丁明景。

過去期間,駛經平政縣新宿市鎮和平政鄉路段的1A國道經常發生“撒釘賊”的事件,儘管此前新聞媒體曾數次反映。

馬路已獲得鋪新瀝青,由於春節即將來臨,直往南部西區各省的車輛日益遞增。對於“撒釘賊”而言,這是讓他們胡作非為的順利條件。

去年12月中旬,筆者遇見現年48歲的丁明景。他告知,此前“撒釘賊”經常在深夜或凌晨開始撒鐵釘,但他們迄今活動更猖獗,隨時撒鐵釘。因此,他一旦發現有鐵釘,就駛車去吸回來。

丁明景手中拿著一堆鐵釘並告訴筆者:“今天上午他們很過份,我駛車去吸,拾到逾200枚鐵釘。春節期間,我估計每天將吸到約2000枚。”

他一邊拾鐵釘一邊說,此前他看見他人的車子紮了鐵釘,要把車推進周圍修車店補輪胎並被宰價,令他感到難受。後來他也成為此事的受害者,故他決心應付“撒釘賊”,開始與此份工作結下不解之緣。

丁明景表示,初期4至5年,他是用雙手來拾鐵釘。然後,街上連續出現很多鐵釘,因此他使用磁鐵製造吸釘棍。後來,鐵釘量越來越多,他又發明安裝在摩托車的自動吸釘器,可以便邊騎車邊吸釘。因此,路人駛經此路段時被紮到鐵釘的車輛減少。

每天早上,在同齡朋友喝咖啡、聊天的同時,他忙著去檢查街道上的鐵釘,因為他認為此時是不少人返鄉,工人、學生或是肩挑小販開始上街的時候。

談及吸鐵釘的行程,他表示:“對於我而言,為了謀生須在街上當‘摩的’是應做的事,但只要一天不去吸鐵釘,我的內心會感到忐忑不安。因此,無論如何,不管是深夜或是大風大雨天,我也要去吸鐵釘。”

對於吸鐵釘困難的問題,他告知:“理所當然會有不少的阻礙。比如是“撒釘賊”直接威脅和辱罵我。晚上若干“撒釘賊”逼近我,然後把我踹倒。有些祼上體、穿短褲、紋身的人經過我拾鐵釘的地方恐嚇我,對我作精神威脅。”他說,幸好有妻兒支持,作為他做這份志願工作的精神靠山。

他妻子梁氏頡回憶其丈夫當初幹這份工作時表示:“他剛開始幹這份工作時,我一直跟他吵架。其實,我不讓他去幹,因為隨時都會遭遇事故、被他人辱罵、吐口水、被人打、踹倒,導致他要住院,我十分心疼。”

她數次阻止,但他仍堅決去拾鐵釘。她說:“勸不到他,我跟他去見證路人要推著輪胎被刺破的車子找修車店,有人還要載著小孩回金甌省,而在炎熱的陽光下推車。然後他跟我解釋:‘有錢者可以佈施數以億計的金錢,而我們貧窮只可用功來造益社群。看見不良份子如此做,難道我們眼瞪瞪看著他們陷害路人。’從而我才願意讓他去幹這份志願工作。”

當丁明景在夜間吸鐵釘時,他妻子在家無法入眠,後者怕歹徒為難他。她說:“儘管很擔心他,但我也不阻止。我只希望天公、佛祖保佑,讓他健康,繼續為路人的交通安全作出貢獻。”

現年60歲的NTA大娘表示:“我住在他家附近,從他小時候就認識了,故很瞭解他的性格。他的人品特別好。知曉他做志願工作是為民眾服務,我十分高興和感到自豪。不少次看見他早出晚歸,我說:‘你去吸鐵釘記得要注意歹徒,他們很兇惡的。’他聽後笑笑點頭。我一直支持他的義舉,也希望此份工作將得到更多人支持。”◆
 
撒釘者要受到嚴懲
市律師團阮德勝意律師告知,撒鐵釘是十分危險的行為,不僅侵害公民的財產,而且還損害民眾的健康、性命,因此須受強硬的譴責。此外,阮德勝意律師還表示,各職能機關須採取堅決的措施以捕獲“撒釘賊”,尤其是交通車輛多的期間,如新年、春節。撒釘者要受嚴懲,可能會受行政處罰或刑事懲處。

出發捕獲“撒釘賊”
平政縣公安所屬社會秩序罪犯調查警察隊隊長阮文平中校告知,當路人的輪胎紮到鐵釘,又被修車店主“宰價”時,可立即向鄉級公安機關舉報,或向縣公安科反映以得到輔助。

平政縣公安科已掌握若干“撒釘賊”的消息,並在未來期間堅決剿除該縣的“撒釘賊”。

明心-明鐘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學生們每晚都來到第一街區辦公室學習。

貧窮街區的補習班

在繁榮的夜晚生活裡,溫情補習班仍照常上課,每天逾20名不同學級的學生認真地聽取各名學長傳授知識。不僅講解課本裡的內容,學長還教導他們如何珍惜生活價值、善用各位熱心人士多年來默默樂捐的款項。

求助地址

腦溢血致半身不遂

現年63歲的朱淑珍(證件姓名朱女)有3姐妹,皆單身,同住在第五郡第十四坊阮廌街813/2號(二樓)。3姐妹從事華文教育工作,她和另一位姐姐因患憂鬱症已停教多年,僅剩大姐朱淑玲一人還在職。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腦梗塞癱瘓多年

居住在第五郡第二坊黎鴻鋒街90/16號的胡碧蓮(64 歲),以賣彩票及做鐘點女傭來掙錢給丈夫林成心(63歲)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