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時才意識到醫保卡的好處

投保者與日俱增。

投保者與日俱增。

(一)
今年初,筆者的大姐感覺到呼吸困難,食慾不振,於是便持醫保卡到某間接受醫保服務的私人診所做檢查。在照X光片後,醫生發現其右肺嚴重積水,立即簽發轉院書往市范玉石醫院接受治療。大姐在該院入住了數天適逢春節,院方表示春節大部分的醫生均放假,可讓病人回家,如果病情轉危才再入院。直至大年初一凌晨約3時多,大姐再度呼吸困難,筆者連忙送她至范玉石醫院急救室,但該室醫護員檢查後表示,病人不屬缺氧場合,所以不獲接受急救,堅決 “拒收”。在緊急情況下,筆者只能送大姐至市醫藥大學醫院(雖明知該醫院的住院費昂貴),得到該醫院醫護員馬上進行急救,從肺部抽液等等。化驗結果是大姐患上第四期肺癌,須服用抗癌藥,如沒有醫保卡,每粒67萬5000元(每天服食一粒),但有醫保卡便獲醫保機關支付一半。此前,筆者大姐對購買醫保卡頗為“抗拒”,因總覺得身體無恙,購買醫保卡似乎“很不吉利”。但直至兩年前筆者堅持給她購買,否則單是購買抗癌藥的費用委實不菲。

的確,迄今有若干人仍像我大姐昔日般“抗拒”投保,更有人覺得購買後會不 “吉利”的想法。曾有一名友人在投保兩個月後某日突然覺得心痛須馬上進入醫院急救,檢查後發現是心肌梗塞須施手術,手術費逾億元,但有保險支付6000多萬元。筆者在醫院探望友人時他竟埋怨說:“可能是買了醫保卡不吉利,以前我哪有發病?知道這樣我不會。”最後筆者只能安慰他:“如果你沒投保,醫藥費更會令你吃不消呢!”目前,購買醫保卡的人數已漸增,但有不少持卡者在生病時還不想到各公立醫院接受診治,而是自行到藥房買藥或前往私人診所看病,一是怕等候輪診,二是嫌手續尚麻煩,所以購買醫保卡只用作 “防身”,若患重病才使用,有人購買了6、7年仍未用過一次。

至今,投保的手續仍未簡化,尤其是須購買整個家庭人口的醫保卡,這對於一般勞動家庭來說確實是難以負擔,如果能給群眾分散購買則更加好。筆者認為,若有經濟條件,投保以作 “不時之需”是最好的,因為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總而言之,生病時才意識到醫保卡的好處◆     
周永昌
 
(二)
許多讀者對有不少病人獲得醫保機關支付的醫保數額達到上百億元,並認為投保真好!然而,有些讀者卻埋怨候診時間太長,手續也很繁瑣。

市社會保險機關副經理阮氏秋嫦告知,在2018和2019的兩年內有45名病人獲得醫保基金支付醫保費達10億元以上,總額達800多億元。享有醫保達10億元以上的病人大部分是在大水鑊醫院治病,接著是醫藥大學醫院、腫瘤醫院、統一醫院、115人民醫院。最常見的是患癌症、心臟病、嚴重肺炎等。
生病時才意識到醫保卡的好處 ảnh 1 持卡診病的病人正等待取藥。
 
讀者譚兄寫道:“真意想不到醫保基金會給一名病人支付上10億元醫藥費,太好了。我多年來都有投保,可未曾用過。”和兄也告知:“我也料想不到,醫保會支付這麼多。看來貧窮的病人就能鬆一口氣了。感謝醫保基金。”

談到醫保的好處,裕兄認為:投保真好。若沒有醫保卡,重症病人確實走投無路。碧鳳也認為:“投保對孕婦來說好處多。可以安心去分娩,費用幾乎全部由醫保支付,不必為金錢發愁。”趙先生表示:我全家人都有投保,但沒有人用到,也希望大家健康、平安。
很多人對“依照整套勞務支付”這個消息感到非常興奮。市社會保險機關經理潘文棉表示,目前的醫保支付費是依照服務、病情來支付。未來期間,衛生部獲責成研究支付的機制,建議按照整套服務來支付。潘經理告知:“即是交保險金多少將獲享有相應的權利;按病情支付,患哪種病就可以得到相應該病情的支付,這規定將逐步進行試行,直至《醫保法》的修訂部分得到國會一致通過。”

與此同時,很多人對候診一關有怨言。德明說:“10多年來我都有投保,但不曾使用。進入醫院,一看到醫保診治登記處人頭湧湧,就感到頭暈眼花了。寧願花點錢做勞務診治。”阿戀告知:“我也自掏腰包登記勞務診治,醫保卡照樣交,如有需要做化驗或取藥,醫保基金會支付部分醫藥費,也減輕病人負擔。”夏鴛透露:“醫保診治手續繁瑣,花很多時間,有時等了老半天仍未輪到自己。職責部門應改革手續以便吸引更多人參加醫保。”

此外,芳英讀者建議醫保要有更多的改革,才能滿足人們的需求。如何簡化手續和縮短候診時間,尤其是醫護人員應有和藹的態度,這樣的要求不會太高吧? ◆   
明交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堅大偉與石鴻海騎車直撞交警案件現場。

攻擊交警將受嚴懲

平政縣公安所屬調查警察機關於11月中旬表示,將繼續審訊、錄取供詞及鞏固證據,旨在對違規的堅大偉與石鴻海(都是17歲,籍貫茶榮省)進行懲處。

求助地址

家庭經濟支柱病倒

家住第五郡第一坊阮文琚街53/1D的周國勇(現年45歲)是某餐館的廚師,月薪有700萬元,這筆薪金僅夠他照顧年滿古稀的母親及今年升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周重義(8歲)。周國勇患上高血壓及糖尿病已經10多年,每個月都有進醫院複診及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骨折病人沒錢動手術

現年56歲的洪明盛住在第五郡第十三坊嘉富街2號,他以前靠幫熟人修理電器謀生,由於工作和收入不穩定,不久前他找到在平新郡某工廠打工,月薪有約700萬元,掙來的收入除了支付他個人及天生是個精神病患者的哥哥洪明華(58歲)的生活之外,還協助分居多年的妻子供2個兒女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