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者的第二個安樂窩

經過24年活動之後,氏藝養老中心是該中心幹部、人員隊伍與社群銘記國家有功者的恩情的地方。

氏藝養老中心為100歲的阮氏白雪(左)與梅氏海老大娘祝壽。

氏藝養老中心為100歲的阮氏白雪(左)與梅氏海老大娘祝壽。

市勞動與榮軍社會廳所屬氏藝養老中心日前已為兩名100歲大娘舉辦祝壽儀式,故當天該中心充滿愉快的氣氛。該中心副主任吳氏雲英告知,這是自從《高齡者法》頒行之後,中心首次為各位長者舉辦上壽儀式。

賀壽儀式牽動人心
這次賀壽儀式是為梅氏海與阮氏白雪兩位大娘舉辦的。梅氏海老大娘生於1920年4月12日,籍貫芹苴省州城縣長盛鄉(目前是後江省州城縣),2004年獲送入該中心照顧。梅氏海老大娘是有70年黨齡的黨員,是兩名烈士的母親,本身也是第四級榮軍。阮氏白雪老大娘生於1920年6月20日,籍貫隆安省芹玉縣福林鄉,她是烈士的妻子。從1998年起,她獲送入該中心照顧。自從她們來到氏藝養老中心之後,兩人之間因同年情加同志情已成為知己。

氏藝養老中心主任阮國威在兩名老大娘的賀壽儀式上致辭時發表:“兩名老大娘對國家作出巨大的功勞是無與倫比的。她倆歷盡滄桑但仍很堅強地度過。”阮國威主任對老大娘們仍與國家一起同行感到十分幸福,並且希望她倆能夠繼續在中心歡樂地生活。阮國威主任告知:“阮氏白雪老大娘經常跟我說‘我正努力活到100歲,這樣我才取到祝壽金牌’或者是‘我去世之後,你要幫我打理後事哦’。我知道阮大娘口頭上說說而已,完全沒有當真的,但我聽後內心大有感觸,不禁哽咽起來。”在賀壽儀式上,她倆不僅收到祝壽金牌和絲綢布匹,還收到許多鮮花與蛋糕。特別是,在該中心居住的其他長者還唱歌、吟詩助興。當獲問及有何感想時,她倆笑咪咪說:“今天真的很高興。”

“在這裡我覺得很開心”
武氏雲英副主任告知,目前該中心正撫養140名長者,其中有52名是政策優撫對象,88名是勞務托老。年輕者是60歲,年長者是100歲。每年到國際老人節,中心均為年滿60、70、80與90歲的長者舉辦賀壽儀式。為了讓高齡者能夠參加娛樂活動,中心已與各個志願組織配合舉辦許多娛樂、文藝活動,讓他們觀賞。每年除夕,市少兒宮也會前來中心與高齡者一起守歲。

武氏雲英副主任表示:“老人家入住中心之後均覺得十分放心,因為每天都會有醫生隊伍前來觀察健康、測量血壓與問候。大家還說在這裡就有人一起聊天,而在家裡只能對著牆壁,挺無聊的。有時我們把照片沖洗出來,大家收到和看後十分高興。”與此同時,武氏雲英副主任還說,長者們進中心之後減少了在外面生活的焦慮不安,在此過著快樂與輕鬆的生活。

在該中心住了20年、現年88歲的段氏倫大娘高興地說:“在這裡住我覺得十分開心。”她解釋,在此處居住她不僅獲得無微不至的照顧,而且每個區域都會有一片大園子,並種滿花草樹木,因此生活的空間十分寧靜,空氣又清新;在中心居住近10年、今年69歲的潘氏碧水大娘告知,每名高齡者獲得佈置一間有足夠生活設備的房子。這裡是適合高齡者休養的溫暖之家◆
 
不僅是任務,也是銘記恩情
段氏倫大娘告知,中心的幹部、人員的無微不至,猶如家裡的兒孫對待祖父母、父母一樣的感情讓她覺得很溫暖。

武氏雲英副主任表示,照顧、奉養長者的工作不僅是為了任務,而且還要銘記老人家的功恩。當他們患重病要到醫院治療時,中心也會調派護士跟進照顧。當他們去世時,都會有安葬費,在殯儀館舉辦喪禮,遺像供奉廳香火不斷,讓他們的靈魂也感到溫暖。

潘 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讓外國人非法入境乃違法行為

不少人接外國人非法入境的行為,導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更複雜及遇到困難。因此根據現行法律規定,非法入境者將受怎樣處罰?

求助地址

古稀病人臥床不起

今年70歲的蘇明與妻子阮氏遮(69歲)住在第六郡第六坊梅春賞街219/85號。蘇明以前靠騎人力三輪車謀生,後來因為多病纏身,患有高血壓、血脂紊亂症、心臟病,導致體力越來越差,3年前他因為腦溢血在家暈倒,獲家人送進安平醫院醫治了一段時間才出院回家,至今一直臥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切需要妻子的照顧。為了生活,他的妻子只好向地方政府貸款,在家賣點飲料,又幫人家加工牙籤,以維持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花甲婦女罹患癌症

馮穗(今年60歲)於上月20日因為吐血而獲家人送進安平醫院急救,日前醫生給她做了若干檢查,結果查出她除了之前患有糖尿病和胃痛之外,還患上癌症。由於家貧,她以前靠幫人家洗衣服、做家務來養活自己,微博的酬勞僅夠個人的日兩餐,所以根本沒有能力投保,患病多年都沒有幾次入院好好接受醫治,只是在西藥房買藥服用而已,服藥了長時間仍不見好轉,糖尿病和胃痛反而加重了,腹脹,導致呼吸困難,沒有體力幹活,近幾年來一直在家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