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學與教師難渡過疫情難關

保姆、教師“失業”,有人要賣菜謀生,有人要返鄉,多所私立學校無法維持故要解體。

不少私立幼兒園教篩在疫情期間遇到不少困難。

不少私立幼兒園教篩在疫情期間遇到不少困難。

辛苦謀生
若疫情不爆發,這段期間是教育工作者歡欣的日子。教師們暑假後歡迎學生們返校上課。然而,今年一切全被改變。私立教育工作者的謀生道路難上加難。學校主理人沒有收入但仍要向銀行還債、支付租金、給有簽合同的教師發放底薪,其他教師、保姆、雜務員、保安員等都被減薪或沒有收入,而各種必要開支卻不斷增加。當被問到“這段期間如何生活?”,教師們只得回答:未曾渡過如此艱辛的日子!

在本市落實“留在原地”的期間,家住平政縣永祿A鄉的阮氏錦一家謀生之路被打斷。從今年5月起,在新平郡一所幼兒園當保姆的她已失業,學校主理人不發放工資。她向來的月薪只有400萬至500萬元,她的儲蓄只夠養活一家3口到6月份而已。

她說:“疫情複雜多變,生活仍要繼續,而全家也不能挨餓。明知很危險,但我也要外出謀生。距離我家約3公里有幾個地方種植蔬菜。天還沒亮,我就要到菜園割菜去賣。有時候賣菜卻要躲來閃去十分危險。後來本市加強社交隔離,我們沒錢過活,加上我的孩子又收到交大二學費的通報。”

第七郡某家庭式托兒所的人員阮鸞數個月沒有收入,故無法維持下去。她表示:“儘管托兒所主理人有提供食品,但生活不僅僅只有吃,還有租金、水電費及其他生活開支,因此我已登記返回廣義省,等到疫情得到控制後才返回本市繼續工作,家鄉的謀生條件有限,只可以耕種作物。在托兒所還有幾名同事來不及登記返鄉,目前還留在本市,不知她們如何應付?”

私校勞工、尤其是短期合同人員,在疫情爆發期間已遇到重重困難。他們的生活是完全附屬於學校主理人,若主理人的資金雄厚和有愛心,勞工將獲發放底薪。相反,他們不發薪資也不能怪責。若疫情仍繼續延長,學校無法復學,則學校主理人也撐不下去。

數百所私學及托兒所解體
第七郡Hugo家庭式幼兒園主理人阮茹說:“本市勒令停課後,我們遇到不少困難。我和4名教員每月仍得到輔助150萬元,而保姆、保安員、清潔工只獲食品輔助。然而,這情況也無法維持太久。學校沒有收入,但要向銀行支付貸款利率。去年,我已向銀行申請因受到疫情影響而延長還債時間,故今年就得不到輔助了。我們呈遞暫停營業的申請書以不用繳稅,並替教員、勞工在當地申請輔助,但他們仍未收到輔助金。”

市教育與培訓廳表示,因受到疫情延長的影響,各所私立教育單位都遇到困難,尤其是幼兒園。2020-2021學年中,已有151所幼兒教育單位(包括27所幼兒園、124間托兒所)解體與暫停活動,導致減少411個課室。未來期間,上述數據將會增加,因為小學級以上可以線上學習,至少也有學費收入。幼兒園一定要直接授課,未知何時才能復課。阮茹表示:“幸好我們不需要租屋,不少學校主理人因要租用場地,停課時間又延長,最後要解體了。托兒所、幼兒園在此時很需要本市的輔助。”

平盛郡的一所私立高中學校校長告知,私校就像一家企業,也需要收支平衡。由於貨幣貶值,故各項開支都遞增。2021-2022學年,二年級與六年級學生使用新普通教科書,導致物質設施、裝備、師資隊伍的投資又增加。然而給予私校的輔助很受限制。上述校長表示:“我們希望得到減免若干稅額,師資隊伍的政策也應該與學校一樣。例如,新課程集訓費是由各所私校支付,每名教師為50萬元。”

許多困難,其中有關土地面積的困難,導致不少投資商對教育投資不感興趣。據統計數據顯示,本市近幾年來新註冊的私立學校增幅較低。其中,2017年的新私校同比增加11.74%,到2018年只增10.04%,2019年是6.22%,2020年僅增3.03%,今年只增1.77%◆

肖 霞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採用人事管理技術新趨勢

4.0革命對各企業與人事管理問題營造了一個極大的改變。來自世界的不少新趨勢已對越南產生甚多的影響,其中便有人事管理工作。針對有關技術管理的新發展,VietnamWorks在線招聘網頁最近發行了有關 “企業採用人事管理技術”報告,以期在這方面提供一個較為全面的看法,同時也給人事管理階層提出若干解決方案。

青少年園地

我最喜歡看電視

在我們的生活中,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誰都有自己最喜歡做的事,我也是。

陳佩姬 —— 您的名字永垂不朽!

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隨著文友們參觀團來到抗戰紀念館。這是一棟不很大的房子,但裡面保管著無數的革命歷史事跡、英雄烈士的照片及轟轟烈烈的感人故事等等。

談孝道

啟秀華文中心 曾韻霓